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视野> 在人工智能时代,我有着深深的忧虑

在人工智能时代,我有着深深的忧虑

来源: 未知 作者: iloveu 时间: 2019-03-08 阅读:
  【1】
  我的硕士课题是自然语言处理,这是人工智能里的一个分支,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将近20年的资料、文字、文学作品,全都输入计算机,让它去计算和学习人类是如何使用比喻这种修辞的。
  人有时候也挺像机器的。我喜欢快速地处理大量信息,特别讨厌别人啰嗦。但好巧不巧的我妈就特别啰嗦,喜欢发语音,我就说:“妈,你能不能别发语音?会耽误我时间。”
  就这样,我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快速处理信息的机器,我希望她输入的是文本,我更好识别。
  但是我没有分析出来的是,我妈她发语音,是因为她眼睛没有以前好了,她打字,眼睛会很不舒服。
  我没有分析出来的是,我在拉宽和她之间的距离。
  你还记得吗?我们特别小的时候,那时爸爸妈妈牺牲自己处理信息的效率站在原地等你,现在你说“我们是信息的时代,我们讲究效率,我们不要慢者”。
  我相信世界上一定没有那么冷漠的人工智能,如果有,我宁愿活在最原始的时代,大家对信息和效率还没有概念,但是懂得用心去体会情感。
  【2】
  我想讲一个发生在大家,国家里的故事。
  我的一位清华师兄,大三的秋天他报名参军成了一名军人。而他的选择不仅仅是成为一名军人,而是到中国最高的哨所做一名哨兵。
  什么是最高,生物学家给出的界定是海拔4500米以上就是生命禁区。
  而他所在的那个哨所,海拔5318米,寸草不生。家人和朋友都疯了,说你一个学霸一生做过那么多道选择题,为什么要去当一名哨兵呢?
  他只说了一句话,再也没有人问他为什么,去阻拦他,他说:
  “你知道中国在世界上唯一没有解决陆上边界的地方在哪吗?我就是想站在我的家门口,守护着我的国旗,看着它稳稳地立在那儿。”
  【3】
  人工智能在做选择的时候,基于的是计算,但恰恰是人,人的选择是很难被模仿、被计算的。
  在抗日战争初期,我们的国家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有些是清华毕业的,有些是名门子弟,有些是归国华侨,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决定:
  他们在充满硝烟的蓝天里集体赴死,把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生命留在了一架战斗机里。
  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叫刘粹刚,刘粹刚对她心爱的女孩说:“我们的人生是不能被计算和计划的,我爱你,但是我不敢爱你,因为我要随时做好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
  你觉得他傻吗,他什么都懂,他聪明的不得了,可他和队友们,一起做出了這种“愚蠢”的决定。
  他们明知这是一条不归路,有去无回,但还是选择在危急时刻,做出那种自杀式的飞行模式——直接相撞,同归于尽。
  因为他们有一个誓言,叫作誓死报国不生还。
  我是一个工科生,人工智能所有的思考都是基于计算,可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都无法被量化,更何谈赋值呢?
  我还是会相信,无论是在我们家庭的小家里,还是在国家的大家里,人工智能永远都不会取代人,每一次应用领域的科技进步,都会更好地优化我们的生活。
  但是我担心,我们人绝对不能变成机器,因为那些对家国的热爱,对民族的信仰,对每一份初心的坚守,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而不是机器的根本所在。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逆袭的中国制造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