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视野>苏辙诽谤了皇帝

苏辙诽谤了皇帝

来源: 《壹读》 作者: 刘十九 时间: 2014-04-01 阅读:

嘉祐六年(1061),52岁的宋仁宗赵祯被谣言诽谤了。

诽谤他的人,是时年23岁的书生苏辙。这位胆大妄为的考生正参加对策考试,他在应试的考卷中写道,皇帝沉迷美色,享乐不加节制,坐朝也不问国家大事,以致国家穷困,百姓愁苦。一个年轻的考生如何对这些朝廷、后宫之事了如指掌?年轻的苏辙诚实地写道:这些情况都是我在路上听到的。

这篇处处以道听途说之词指责皇帝的《御试制科策》甫一交卷,在嘉祐六年的北宋朝中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苏辙的指控

四年前,苏辙和兄长苏轼一起考中进士。朝廷下诏书,请天下贤才直言朝政得失。苏辙年轻气盛,便写了一篇尖锐的文章抨击朝政之弊,直指当时的皇帝宋仁宗荒废朝政,治国不力。

文章开篇,苏辙就说,皇帝对治国有忧惧之心只是说说而已。自从20年前宋与西夏的战争结束,仁宗皇帝已经成了“无事则不忧,有事则大惧”的窝囊样子。

然后,苏辙就开始长篇大论地讲起了他听说的皇宫秘闻,说“近岁以来,宫中贵姬至以千数,歌舞饮酒,优笑无度”,而皇帝对治国之道已经漠不关心,以至于“坐朝不闻咨谟,便殿无所顾问”。他甚至举了夏朝的太康、商朝的祖甲、西周的穆王,以及汉成帝、唐穆宗、唐恭宗的故事,说这几位帝王“法度正直之言不留于心,而惟妇言是听”。这个年轻书生似乎越说越兴奋,索性开始指桑骂槐道:“心荒气乱,邪僻而无所主。赏罚失次,万事无纪,以至于天下大乱。”

苏辙指责仁宗的第二条罪名是赋税繁重,民力不堪负累。他毫不客气地质问皇帝:官吏不仁,是官吏的过错;敛聚赋税不仁,谁应该为这个过错承担责任?

然后,苏辙开始抨击皇帝对国家财富的浪费,皇帝在宫中大肆赏赐珍宝玩物,以“宫中无益之用”虚耗民财,而且毫不节制,不问国库有无。

接下来,苏辙干脆直接指出,仁宗不仅是个不懂治国之道的皇帝,而且根本就是个贪图虚荣的伪君子。他说,仁宗在庆历年间劝课农桑、兴办学校,后来又派使者巡视天下,“不过欲使史官书之,以邀美名于后世耳”。

苏辙说宋仁宗宫中美女如云,皇帝整日跟她们饮酒玩乐,朝政因此荒废,但他也承认,这些只是他路上听来的传言。

仁宗之政

苏辙写出这篇胆大妄为的对策之时,仁宗皇帝赵祯已经即位39年,四境安宁,国无战事,国内经济繁荣,百姓也算得上安居乐业。

苏辙对仁宗的指责,并非全部实事求是。他自己也说这些宫廷里的秘闻是听说的街谈巷议,查无实据。

譬如对仁宗耽溺女色、不理朝政的抨击,便并不恰当。宋人王巩的《闻见近录》中记载,他的父亲王素做谏官时,大将王德用进献美女给仁宗。王素对此甚为不满,他跑去质问皇帝。仁宗不大高兴,问道:“这是宫禁之中的事,你从哪里知道的?”

王素肃然对答:“臣的职责是听天下舆论,确有其事的陛下应该改正,查无实据的就是妄传而已,陛下何至于要诘问它从哪里来?”

仁宗笑道:“朕是真宗的儿子,你是真宗宰相王旦的儿子,我们有世代的交情,与他人不同。王德用进献美女确有其事,在朕的左右,甚为亲近,且留之如何?”

王素却不跟皇帝论交情:“倘若那些美女跟陛下疏远,留下来也罢了。臣之所以劝谏陛下,正是怕她们亲近。”

仁宗动容,叫来近侍的太监,将美女尽数遣送出宫。

北宋学者邵伯温所撰《邵氏闻见录》中也记载了一件事,说有一天仁宗退朝,命一名善于梳头的宫女为他梳理头发,嫔妃列侍。仁宗袖子中有一册奏章,是谏官建议皇帝裁减宫女的上疏,宫女好奇,就取出来读,仁宗不能制止。梳头的宫女听了奏疏之后叹息道:“现在京城里富人尚且广纳妾室,天子的嫔妃,外臣居然也敢多嘴?官家赶紧把他赶走,就清净了。”仁宗不语,吃完饭之后,就按照谏官所说,将宫女裁撤,那位梳头的宫女在裁撤名单之首。

至于不惜民力、滥用民财的批评,也未必切恰。宋代史料笔记中,多见仁宗节俭爱民的记载。宋代笔记《后山谈丛》中则记载仁宗吃蛤蜊的事。有一年秋初,地方进贡蛤蜊到京师。仁宗问:“其价几何?”进献者回答说,每枚千钱,一共进献了二十八枚。仁宗很不高兴,说:“我常教训你们不要侈靡,今一下箸费二十八千,吾不堪也。”于是不肯再吃。


还有一则仁宗的故事,看起来颇有些可笑。仁宗有一天与宫人赌博游戏,拿了一千个铜钱,结果输掉了。仁宗抓起一半,撒腿就跑。宫人都大笑说:“官家太穷相,输了又舍不得,不肯都给我们。”仁宗正色道:“你以为这是谁的钱?这不是我的钱,是百姓的钱。我今日已妄用百姓千钱。”

无疑,无论在名声一向不错的仁宗,还是那些负责考试的官员看来,苏辙的指控实在是对皇帝赤裸裸的诽谤和攻击,何况还是在对策的考试中写出来的,更加损害国家形象,影响恶劣。苏辙自己也知道,这样一篇文章交上去,必然以此获罪。

司马光为苏辙争辩

事情似乎如苏辙所预料。
考官看了苏辙的对策,认为苏辙答非所问,而且以导致天下大乱的君王比喻仁宗皇帝,大逆不道,力请贬斥之。但参与复试的司马光不这么认为。

他对仁宗说:“臣窃以为国家置此六科,本欲得才识高远之士……但见其(苏辙)指正朝廷得失,无所顾虑,于四人之中最为切直。”并劝告皇帝,如果因为苏辙指正朝廷过失就不录用,则恐怕天下人都会疑心,以为朝廷设直言进谏的科考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而以直言贬斥读书人,从此四方就要以言论为忌讳,会损伤圣主的宽明之德。

仁宗显然被司马光的劝诫所说服,他说:“吾以直言求士,士以直言告我。今而黜之,天下其谓我何?”又说:“朕设制举,本待敢言之士。辙小官,如此直言,特与科名。”

于是,苏辙被列入考试的第四等次。第二年,苏辙被任命为试秘书省校书郎充商州军事推官。

在任命苏辙的诏书上,仁宗说:“辙指陈我的过错,刚直不阿,虽然文采不是极好,条理也未达到极致,但是可以说是出自爱君之心。朕亲自阅览,特别嘉奖之。”

之后,又有谏官面见仁宗,说:“陛下赦免苏辙的狂妄,嘉奖他的正直,收为国家所用,是盛德之事也。应该让史官记下来,传至后世。”仁宗欣然从之。

  • 上一篇: 动物睡姿百态
  • 下一篇: 墨西哥的出租车分性别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