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温度

温度

来源: 网络 作者: 海天 时间: 2013-09-02 阅读:

苏珊和秦朗因一次偶然邂逅而相识,并很快成为一对情侣。从那时起,他们都相信了一见钟情。

秦朗只是一家国企的小职员,收入微薄。那个冬季,苏珊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毅然决然地与秦朗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后,他们蜗居在一套六十平方米的按揭房中。没有暖气,更没有空调,屋里空荡的有些可怜。苏珊特别喜欢干净,所以,浴室里那台热水器是他们唯一的家用电器。第二天,苏珊就返回了上海,她担任着一家医药企业的区域经理。

每一个日夜总在孤独中度过。终于到了月底,苏珊要回总部开例会,顺便可以回一趟家。下午五点,火车站候车大厅,秦朗早已等候在那。这短短一个月,对两人来说,竟像一生那么久。他们相拥回家,秦朗早已准备好晚餐。用大大小小的盆扣在桌上,以保持温度。

享受着难得的欢聚,两个人的时光,说不尽的纤语柔情。饭后,苏珊正想先洗去旅途的风尘和负累,然后再钻进被子里好好休息一下。但此时,她看见秦朗已经进了浴室。

苏珊一愣,秦朗怎么和自己抢着用浴室?但随后她又莞尔一笑,何必呢,为这么一件小事计较不值得。她转身走进厨房,开始洗刷碗筷,这是她婚后第一次做家务。大约半个小时,秦朗从浴室出来,关切地说:“老婆,你怎么干起这些杂活来了?快去洗澡放松一下吧。”苏珊笑了笑,换下衣服进了浴室。北方的冬天虽说很冷,但浴室里居然感受不到一丝寒意。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第二天,苏珊又将离开。

临走时天空飘起缤纷大雪,秦朗打开唯一一把伞,陪苏珊走过家到公交车站的距离。上车时,苏珊片雪未沾,而秦朗,已是满身鹅毛。回眸的一瞬,苏珊眼睛湿润了,她看见秦朗因寒冷而微颤的绛紫色嘴唇。

又一个月过去,苏珊再次踏上回家的旅途。下了火车,秦朗一如从前,守候在车站大厅里。回了家,桌子上是早已准备好的丰盛晚餐。温情的每幅画面,幸福的点点滴滴,都让苏珊感动着。

但谁也无法预知,一场暴风雨很快将来临。

饭后,苏珊正准备洗澡,谁知秦朗又先她一步进了浴室。苏珊默默地收拾好碗筷,忽然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委屈和难过。自己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满身风尘,秦朗为什么总是和她争夺那唯一的浴室呢?上次还能理解,但这次绝不饶恕。苏珊觉得秦朗只是想逃避那些繁杂的家务而已。苏珊忍无可忍地责问秦朗:“我在外面呆了一个月,路上坐了一整天火车,已经够累了,只想先洗个澡然后上床休息一下,你为什么总是抢着用浴室呢?你太自私了。”秦朗没有解释。

这个晚上,尽管秦朗一再哄逗,苏珊始终未言片语。她失眠了,想不明白这究竟为什么,或许这才是秦朗的本质,只是他善于伪装而已。

回上海的第四天,苏珊接到秦朗姐姐打来的电话。她说秦朗由于重感冒引发肺炎,希望苏珊能回来一趟。当苏珊来到医院,秦朗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看见她出现,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这时她才知道,秦朗病得很重,至少需要住院一个月。

苏珊和秦朗的姐姐轮流照顾秦朗。那天,轮到苏珊回家了。她随便吃了碗泡面,然后进了浴室,忽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而以往,里面却是温暖的。她顾不得洗澡,瑟瑟发抖地钻进被子,身体努力蜷缩在一起。手机震动起来,是秦朗姐姐发来的信息:苏珊,秦朗让我告诉你,晚上回去别洗澡。浴室需要放水预热,别冻着。

  • 上一篇: 在爱的面前柔软
  • 下一篇: 风吹落花,流年渐远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