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日记> 板桥道情

板桥道情

来源: 原创 作者: 清风送爽 时间: 2012-09-27 阅读:
板桥道情

     很喜欢儿时看过的动画片《崂山道士》,特别对里面的老焦夫砍柴时唱的那段美妙插曲记忆犹新,今在网上看到了有关的文章很不错,特转载下来做个留恋。

  清晨,听见广播中播放“美好药店”乐队(后来才知道是个摇滚组合)的一首《崂山道士》,十分可乐,旋即上网找来听,并发给朋友们欣赏,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一个朋友问我,歌曲中“老樵夫,自砍柴”的唱词的出处,我含糊答道“应该是动画片《崂山道士》里头本有的山歌”。
   不求甚解如我者其实早就有疑惑,被人问起,不禁想查个究竟。

   先找到了动画片《崂山道士》的视频,果然歌曲出自其中,委婉动听。然后,通过万能的的百度大神,搜索到一篇论述当今动画片弊端的博客《老樵夫,自砍柴》,看过才知道动画片里头的片段原来出自扬剧《板桥道情》,而歌词是郑板桥的手笔。美丽药店的歌曲中还加入了“老渔翁,一钓竿”一节,可见乐队对此歌曲还是下了功夫的。再找来扬剧《板桥道情》一听,婉转动人,甚是可爱。

    那篇博客似乎是专门为我和那位问我唱词出处的朋友写的,一一解答了我的问题;而那位朋友,恰好是学动漫的。真是有缘。

    认真品味歌曲《崂山道士》、动画片《崂山道士》、扬剧《板桥道情》、郑板桥《道情》、博客《老樵夫,自砍柴》,百感丛生,写下这篇博客。建议大家也去找来看看、听听、读读,必有所得。

    附:博客《老樵夫,自砍柴》原文如下

    至于当今中国动画片制作的水准如何,我也不太清楚,肯定不怎么样吧。最近出了个《风云决》什么的,但好像也是风声雷声大雨点小。偶看过预告片,虽然3D和2D效果做的不赖,但明显又是日本卡通画风+金庸武侠内容的拙劣模仿,打打杀杀功夫,靠视觉冲击做卖相。

   真是奇怪,为什么堂堂大中国搞不出一点点有生活背景和文化背景的优秀作品呢?哪怕是一部短片也好。
很多国人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这是中国动画市场认知的一个最大误区。我们可以从一部小小的动画短片挖掘出许许多多人文地理景观,这往往不是一个小孩子就能办到的。
   最近了解了扬州剧《板桥道情》,认识了扬剧大师李政成。我暂且不提自己是通过什么媒介知道“道情”和扬剧的;当然,因为我从事的是计算机软件方面的工作,所以首先在此顺便感谢一下信息时代互联网的力量,否则我也不会那么神速地了解到“道情”这类传统曲目。

“道情”中最有名要数郑板桥的《道情》了:

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来往无牵绊,沙鸥点点清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夹绿槐,茫茫野草秋山外,丰碑是处成荒冢,华表千寻卧碧苔,坟前石马磨刀坏,倒不如闲钱沽酒,醉醺醺,山径归来。
老头陀,古庙中,自烧香,自打钟,兔葵燕麦闲斋供,山门破落无关锁,斜日苍茫有乱松,秋星闪烁颓垣缝,黑漆漆蒲团打坐,夜烧茶,炉火通红。
老书生,白屋中,说黄虞,道古风,许多后辈高科中,门前仆从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龙,一朝势落成春梦,倒不如蓬门僻巷,教几个小小蒙童。
拨琵琶,续续弹,唤庸愚,警懦顽,四条弦上多哀怨,黄沙白草无人迹,古戍寒云乱鸟还,虞罗惯打孤飞雁,收拾起渔樵事业,任从他风雪关山。

   我是江苏江北人(上海人经常拿江北人调侃哦),方言和扬州话比较接近,呵呵,所听到李老师的唱腔就立即对“道情”产生了感情。
   中国老一辈动画人都是有一定传统文化素养的,否则木偶片《崂山道士》的深山中,老樵夫就不会信手拈来一句:”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夹绿槐,茫茫野草秋山外……“了。

   我现在的结论就是:看来卡通片不单单是寓教于乐,受众也不单单是那些尚未世事的孩子了。
不知道当代动画人在《崂山道士》的中国传统山水画中听到婉转悠扬的”老樵夫,自砍柴“时做何感想。

  • 上一篇: 童年那些记忆
  • 下一篇: 叹着,叹着,那过雨云烟的往事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