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亲情文章>母亲的纸灯笼

母亲的纸灯笼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12-31 阅读:
  火红的灯笼是元宵节的眼睛,五彩缤纷,扑朔迷离,成了正月里最靓丽的风景。今年的陇州城也一样,各种各样的灯笼排成了蜿蜒的长龙,乍一看,LED电子灯笼占了上风,轻松的装上电池,启动按钮,伴随着不同的动作,美妙的旋律响起,无不充满着浓浓的现代气息。可是,对于我,一直恋恋不舍的却是母亲亲手扎结成的传统纸灯笼。
  
  小时候,正月里到处弥漫着新年的味道,人们沉浸在拜年走亲访友、迎来送往的年俗里欢心不已。而勤快的母亲除了给我们做可口的美食外,已经开始张罗着给我们兄妹糊灯笼了。母亲糊灯笼时首先找来准备好的高粱杆,用细线扎成需要的模型,再用鲜艳的彩纸糊上就行。当然了,灯笼的样子颇多,灵活自如的蛤蟆、栩栩如生的大冬瓜、可爱的小兔子。女孩子喜欢花,所以,母亲常常做给我的是荷花灯笼。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晰的记得荷花灯笼的美好样子,粉红色的花瓣,周围分布着带有褶皱的绿叶,在灯笼中央点上蜡烛,红花,绿叶,美丽的荷花欣欣然就绽放开来,诗情画意,煞是好看。
  
  母亲除了给我们兄妹做灯笼外,还给隔壁邻居、亲戚朋友的孩子做。那时候,家里的土炕上总是摆满了母亲的“针线包”——彩纸、剪刀、浆糊等。母亲是心细之人,从来不怕麻烦,她总是耐心地捆扎、糊纸、描画,每一个缝隙都糊得严严实实,从未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记忆中,母亲做灯笼,有时一直做到深夜。昏暗的灯光下,她低着头,聚精会神,双手自如的糊着,游刃有余,翩跹起舞,像是用心完成一部艺术作品。正月十五的晚上,村子里鞭炮齐鸣,耍社火的锣鼓喧天,震耳欲聋,闹元宵的气氛热烈。孩子们更是情绪激昂,挑着不同的灯笼游玩,从东家窜进,又从西家出来,其乐无穷。
  
  岁月匆匆,随着我们兄妹的相继成家,母亲也慢慢变老了。自从我有了儿子后,每年元宵节来临,母亲都会提前约好小姨,还有很多亲友来给儿子送灯笼。一眨眼,儿子都十几岁了,这些年,从没间断过。
  
  可懵懂的儿子嘴里总嘟嘟囔囔:“外婆真小气,送我纸灯笼?这个早就淘汰了,人家都是电子灯笼,高端、大气、上档次。”电子灯笼固然有其美妙,但看着母亲亲手制作的纸灯笼我的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和自豪。在我看来,市场上多么新颖的电子灯笼哪里比得上母亲的纸灯笼啊!因为母亲亲手做的纸灯笼浸润着她无尽的爱。
  
  今年春节前,母亲得了场重病,身体一直不好。但她仍不忘糊灯笼。在乡下老家的老屋里,母亲总是摊开她的“针线包”,不时比划着,摘下老花镜,揉揉眼睛,她的动作有些生硬,看来是力不从心了。但还是很专注、细致地糊着,全身心地投入,她所有的神情都凝在那只灯笼上。
  
  我知道,母亲把她对儿孙的慈爱糊成了拙朴的形象,把新年里的美好祝愿和祈福,淋漓尽致的揉进了那一盏盏花灯里。
  
  母亲说,今年是猴年,也是我的本命年,亲手给我糊了一只可爱的猴子灯笼,预示我们全家人一年里吉祥、平安。
  
  凝视着母亲,我看见她染了不久的头发又生出一大截银丝。一瞬间,我的心隐隐作痛,泪水模糊了双眼。
Tag标签: 母亲的纸灯笼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