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感动世间
  • 母狼的爱 发表日期:2019-06-26

    瑞妮每天教它们的孩子本领,特别是那道山涧,瑞妮坚决要它们的孩子跳过去,一定要跳过去。 冷雨凄风,周围是望不尽的黑暗与寒冷。岩石险峻,山峰陡峭,悬崖绝壁。有谁会知道一场恶战刚刚结束。 那只母狼叫瑞妮,它受了重伤,被猎人们追捕得已无路可逃,与母...

  • 10年守护一个秘密 发表日期:2019-06-26

    爸爸犧牲10年,妈妈瞒了10年扬州小学生胡博文在作文《我的爸爸》中这样写道,讲述了一个10年的秘密。 那一年,经人介绍,周忠燕和在部队当兵的胡永飞情投意合,最终结为夫妻。他们聚少离多,但他们从不埋怨,珍惜每一次重逢的日子。 1999年,他们的孩子胡博...

  • 临终那滴泪 发表日期:2019-04-23

    1998年,我刚刚参加工作,接诊了一位非常年轻的妈妈,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生完孩子才半个月,因为低热、出现消耗性改变住进了医院。查体发现腹部柔韧感、有少量腹水,初步诊断为结核性腹膜炎,于是进行规范化抗结核治疗。但患者对治疗没有任何反应,营养...

  • 一份敞开的信任 发表日期:2019-04-18

    一排排整齐的小楼房,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敞亮地开着,走过去,几乎能看见每家每户的大客厅。大彩电、八仙桌、冰箱,一应皆有,条件早己不比城里差。在这个安静的小山村,那一座座敞开的楼房,就像敞开的怀抱,随时欢迎着远方客人的到来。 镇上每逢农历的一、四...

  • 父亲透析的这五年,我体会到了人间值得 发表日期:2019-04-10

    -01- 父亲又住院了。母亲说的时候,父亲在旁边大吼:又没什么大事,你怎么又告诉儿子。 这一次是尿血,上一次是骨裂,再上一次是血管堵塞。父亲和医院成了老朋友。 有时候,你会被幸运亲吻额头,也有时候,你会被不幸砸中脚踝。而父亲偏偏属于后者。 五年前...

  • 一颗苹果干的爱情 发表日期:2019-03-28

    代号三星 2000年,苹果小姐15岁,一个人从石家庄来北京玩,住在老妈同学方阿姨家。方阿姨家里有一位小哥哥,对苹果小姐特别照顾。苹果小姐叫他华为。 这一天,华为家里晃进来一个帅帅的男生,手里拿着部三星A188。他一进门就问了:还没开饭吧?然后坐在沙发...

  • 隐忍而伟大 发表日期:2019-03-26

    少年黄舸是不幸的,7岁,被确诊为先天性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患者,医界认为,这种病只能活到18岁。 黄舸得到很多好人的帮助,16岁那年,他觉得应该感谢帮助过他的人,怕再晚就来不及。在父亲陪同下,走过数十个城市,找到三十多位曾资助过他的人,只为当面说一...

  • 他笑容灿烂,他老泪纵横 发表日期:2019-03-23

    一个人旅行最惆怅的时间一定发生在晚饭时。眼睛腿脚都已经疲乏,思绪太满而肠胃落空。 初春的塞戈维亚的傍晚温度骤然就低了。我折入小巷里。斜坡的尽头是个小小的餐厅,只能坐下6~8个人,侍者已经无法转身。 我拿着满是西班牙语的菜牌,不知如何点菜。一直...

  • 有人笨拙地爱着我 发表日期:2019-03-23

    每次从老家回来,我们的餐桌上就成了鸡蛋的盛宴:水煮蛋、荷包蛋、洋葱炒蛋、笋丝炒蛋 有时候,他问我:老婆,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点吗?我冲他傻笑,他指着这些鸡蛋,然后说道:因为你会变着法儿做鸡蛋。 好吧,我承认,我很会做鸡蛋。但有时候我会被这些鸡...

  • 母亲养蜗牛 发表日期:2019-03-23

    楼上人家赠予母亲几只小蜗牛。那几个小东西,只有小指甲的一半儿大,粉红色,半透明,可爱极了。母亲非常喜欢这几个小生命,将它们安置在一个漂亮的茶叶盒里,还预先垫了潮湿的细沙。母亲似乎又有了需精心照料和养育的儿女了。她经常将那小铁盒儿放在窗台上...

  • 第二颗纽扣靠近心脏 发表日期:2019-03-09

    刚结婚时,我和先生相约:每次买回来新衣服,要把上衣纽扣重新加固不是所有扣子,我从来只缝先生的第二颗纽扣,因为第二颗纽扣靠近心脏,每当我低下头缝纽扣时,内心会涌起一股温暖的情愫。先生起初并不屑于干这种小女人的事,可是经不住我软硬兼施,只好笨...

  • 真正要走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发表日期:2019-03-06

    希和鹿哥,今日大婚。算起来,他们认识至少有11年了。 高二的时候,希希问鹿哥,你觉得我学理科,怎么样? 鹿哥笑着说,你知道高锰酸钾的分子式吗?你知道光合作用吗?你知道牛顿第二定律吗? 希希说,你管我呢。 刚去上大学那会儿,圣诞节特别冷,他们坐在...

  • 真正的痛 发表日期:2019-03-06

    伤要多重,才会感觉到痛?到底什么样的痛,才是真正的痛? 平淡无奇的夜晚,我正埋首电脑前写作。嘟比最近身上出现不少奇怪的斑点,你要不要看一看?看起来像是一点一点的瘀血,我有点担心,你去请教一下医院里的儿科同事好吗?嘟比是儿子的小名。当时我正如...

  • 没几个像样的秘密,就称不上父与子 发表日期:2019-03-06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老周好像是突然闯入我生命的。10岁之前,我一直在妈妈密不透风的爱里,他根本插不上手,也无须插手。可是,他一旦出手,全是大招。 那是上小学三年级时,足球队里来了一个比我高、比我壮许多的霸道男生,今天欺负这个,明天欺负那个。有一...

  • 母驼阿赛与两个少年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8-12-24

    两个月前,三年一度的那达慕盛会开始了,放驼人好像惧怕欢乐,单单让吉尔牵着大狗巴日卡,跟着阿杜沁全家前去参加。吉尔像脱缰的野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玩得实在痛快。夜幕降临了,这是一个狂欢之夜。篝火、歌声、舞蹈,把吉尔深深吸引住了。但最使他着迷...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