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现代名著 >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2)

最深的春恨还是家国之悲。投降宋朝的后主李煜,他在春天里听见了什么又看见了什么?那样一个不眠深夜,听见“帘外雨潺一潺,春意阑珊”。在潺一潺的雨声中,一个春天又凋谢了。“罗衾不耐五更寒”,身上的被子耐不住阵阵袭来的春寒。为什么会感觉到冷呢?惊醒之后才知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故国的一江一 山,梦见了当年的胜景乐事,但如今身在北方,北方的暮春的凄冷从肌肤一直透入心底。醒来之后,知道了自己“客居”的身份,于是告诫自己,“独自莫凭栏,无限一江一 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上了楼台就要远眺,就要想念故国的无限一江一 山。什么时候再相见?今生还会再相逢吗?“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这么快春花都谢尽了吗?真快啊!“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人生经得起这样的忧伤吗?早晨下着寒雨,晚间起了骤风,这样的风雨消磨,春红怎么能留住呢?突然想起当年的离别,留下了多少宫娥,那一刻涕泪相送,“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还能够回去看她们吗?还能够为她们拭去泪花吗?“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人生长恨,一江一 水长东,这是永恒的规律。年年春来,年年春去,故国一江一 山不可重逢,良辰美景不可再现,这就是李煜的春天。

清朝有个评论家叫周济,说一温一 庭筠的词漂亮得像一个盛装丽人,打扮得很功利,韦庄的词是淡妆的佳人,李煜的词简直粗服乱头,什么打扮都没有,但是不掩天姿国色。王国维先生特别推崇李煜,他对周济的评价加以引申,“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看似不加雕琢,写出来的却是真丈夫语。李煜的伤春不是小女子的闺怨,而是一个失去一江一 山的国君在异国他乡的古今伤怀之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