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现代名著 >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春啼呖呖:只道不如归去(春之意象之二)(2)

当然,今天是不可能在大都市里听见“子规啼”了,连麻雀啼叫都少见。面对我们的孩子,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去讲这些啼鸟的诗意。我们现在只能听听笼子里的鸟叫,只能带着孩子去动物园的飞禽馆,看一看铁丝网里的飞翔。今天的都市人,哪里还听得出子规血色舌一尖婉转的那一点恨意?

范仲淹说:“夜入翠烟啼,昼寻芳树飞。春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这样好的春景你还跟我说“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千年万代子规啼声不改,,痴痴啼唤“不如归去”。贺铸写道:“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梨花雪。不胜凄断,杜鹃啼血。”沉沉不眠之夜,独卧孤枕的少一妇蓦然醒来,看见三更月好,映照着庭院中梨花胜雪。本来明月照着梨花,已然惊心,谁想到还有子规啼血的凄厉,打破寂静……这样的啼鸣,让人内心有挣扎,有蹉跎,有纠结,有困顿,所以人有的时候在躲避,有的时候在沉迷。

秦观写《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一陽一暮。”人在楼台之上,但“雾失楼台”;远望渡口,但“月迷津渡”。人所在不知何方,人心之所往不知何处。就在这样一个“桃源望断无寻处”,天地茫茫托身无所的时刻,诗人客途羁旅,不胜春寒,蓦然听见“杜鹃声里斜一陽一暮”,一天又过去了。此情此景,情何以堪?人有多少情浓,子规啼血就有多少悔意和惆怅。人在天涯的时候,听到莺啼燕语子规鸣,都愿意托给它一点点使命,让它为自己去完成一点点心愿。

李商隐写《天涯》,什么是真的天涯啊?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

日暮西斜,人在天涯,我听见了春莺啼叫,声声啼鸣里隐隐含泪。黄莺啊,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吧:趁着春花未凋,如果你真的有泪,就替一我去打湿春日枝头最高的那一朵花吧--替一我去诉说,去感动遥不可及的那一个人。这样的话说出来,后人评,“意极悲,语极艳。”内心的意绪如此悲凉,说出来的词句如此明艳,寥寥二十个字,意味无穷尽。很多人说“玉谿生”李商隐的诗太难懂,都知道他的诗好,“独恨无人作郑笺”,所以老有人考据这是哪年写的,这是什么路上写的,这后面有一段什么样的故事。后来还是有人很聪明地评道,你看《天涯》这样的诗,“不必有所指,不必无所指,言外只觉有一种深情。”他有所指,无所谓,你不必知道;他无所指,无所谓,不一定非有寄托。你只要读完这二十个字,心中感受到那种深情就够了。

这就是汤显祖说的那种深情,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人生有情,就会被不同的季节唤醒。真能在春日中含情,就能懂得所有春鸟的啼鸣,那是让你春伤涌动的一个引子。“春啼”,是春天永恒的意象之一。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