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现代名著 >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1)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后唐的冯延巳和李 ,一臣一主,在春天的水边有过一段有趣的问答。冯延巳作一首词,词牌叫做《谒金门》,开头就说“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起笔很突兀,风起,但是春水不是大海,没有狂风之下的波澜,只是淡淡地起了皱纹。就这句词,中主李 开玩笑问他:“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水起了波纹,你一个大男人,有你什么事啊?冯延巳一笑说:“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他说我写得还不算好,不如陛下的“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在细雨中,守候在小楼上,长久的等待,彻夜的吹奏,,以至于玉笙的声音都薄了、凉了,这种“痴”,我又怎样去比呢?有这样的心才有这样的洞察力,才有这样的笔触。小的时候写作文,老师总是说我们观察得不好,用的意象不足,让我们去学古人。当时只知道照搬照抄别人用过的意象,长大后才明白,我们远离的其实是一份一精一细的心情。每到春来,还感受得到春意在心中的悸一动吗?古人给我们留下这么多首春天的诗词,一点一点打开我们的心门,让我们的心都经历一次苏醒,我们才会恍然惊觉生命深处对光一陰一的柔情。

春天意识的苏醒,其实是一份人心中的春意荡漾,有时宛如春天那种女儿心情去看自己娇一嫩的青春生命。写边塞壮语的王昌龄,曾写过一首生动的《闺怨》。“闺中少一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一位闺中少一妇,可能刚刚十几岁,娇憨贪玩,还不知道忧伤,看见了春天,自己打扮得好好的,上楼头去看景了。“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她忽然之间看到柳色青青,枝繁叶茂,想着自己的青春,大好年光无人陪伴。柳色今天有她欣赏,但是她的美丽谁来陪伴呢?她的丈夫把最好的时光用去建功立业,去追逐浮名,而我们的情一爱一呢?生命的欢欣呢?青春澎湃的时光呢?难道我们全都丢掉了吗?人心里还是多多少少会有点悔意的。这是什么呢?这是一种发现。

欧一陽一炯的《清平乐》写尽了一个少一妇的春一情。寥寥八句,连用十个“春”字。“春来阶砌,春雨如丝细。春地满飘红杏蒂,春燕舞随风势。春幡细缕春缯,春闺一点春灯。自是春一心缭乱,非干春一梦 无凭。”在诗词里面,一个字来回反复用,这是大忌。但在这里,八句里面连用十个“春”,读者不觉得累赘,也不觉着啰唆,只会觉得满纸生春,扑面春风。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