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夺命血书

夺命血书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1-28 阅读:
  南宋年间,有个叫程子山的人,在京城做了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小文官。但他善于钻营,与朝中不少高官有私交,还自己上门认了权倾朝野的宰相秦桧为师,以求靠上这棵大树日后好“乘凉”。
  这天,秦桧差人去请程子山,程子山不敢怠慢。进了秦府,他被请到内院,可等了一整天也没见到秦桧。程子山以为秦桧没空见他,又不敢主动告辞,只得硬着头皮等。这时,有下人上来敬茶,放下茶盏并不离开,只是看着程子山笑。程子山奇怪,就问下人为什么笑。下人用手指着书案上的一张纸,说:“程大人,你看这文章写得如何?我家相爷很喜欢这篇文章。”说完就退下了。程子山心下疑惑,走上前去,仔细看了起来。这篇文章名曰《星月赋》,文后写有“秦暄”的名字。程子山知道,这秦暄是秦桧的孙子,正准备参加科考。他将这篇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本想秦桧召见他时,可以在秦桧面前吹捧秦暄几句,讨得秦桧欢心。可一直等到天黑,秦桧也没召见他,程子山不得不告辞。
  过了几日,程子山接到一纸任命,派他去主持贡生考试。这时他才恍然大悟,那秦暄正是此次科考的考生之一。程子山何等聪明,立刻领悟了秦桧的意思,当即把这次科考命题为“以星月为题做赋”。
  果然,秦暄的《星月赋》无人可比,所有考官都赞不绝口。当发布录取名单时,秦暄毫无疑问地得了头一名。
  这一切都是按照秦桧的设计进行的,他为了让孙子名正言顺地考个第一名,就先让孙子写好文章,再让程子山来府中无意间看到并熟记后,再任命他为主考官。老奸巨猾的秦桧没有看错人,他这位八面玲珑的门徒果然有心计,无须点明便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这场作弊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却还是出了纰漏。事后有考生揭露,秦暄的这篇《星月赋》并不是他所作。因为早在科考之前就有人看到过这篇文章,是在一本名为《士卿闲品》的书上。
  堂堂宰相之孙抄袭作弊,此事非同小可。秦桧也听到了外界的风言风语,马上叫来秦暄询问是怎么回事。这秦暄柔弱胆小,见秦桧发怒,马上不打自招。原来,秦桧命他在科考前做出一篇好文章来。可这秦暄平日最烦读书,每次秦桧要看他的文章,他都是让教书先生帮忙润色才能过关。这次先生听说事关科考,怕担责任不肯再替他写,秦暄索性命手下花重金去找一个会做文章的替他“捉刀”。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篇《星月赋》就是花五十两银子从一个叫丁士卿的落魄书生手中买来的。秦桧对这篇文章十分赞赏,以为秦暄有了长进。直到试后,秦桧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个丁士卿是个屡试不中的书生,家境十分贫寒,只落得卖字为生。这篇《星月赋》卖了一个大价钱,他就把这些年写的得意文章集结出了一本《士卿闲品》。如今正值科考之际,好多考生买到了这本书,这才使秦暄“捉刀”作弊的事暴露。
  得知内情后,秦桧大怒,取家法要惩治秦暄,吓得秦暄面如白纸、抖如筛糠。正在这时有人要求见秦桧,来人正是那程子山。
  秦桧喝令秦暄先退下,马上让程子山进来。程子山正是为这事而来。如今事情越来越乱,他难逃干系,这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精明的程子山想,只有帮秦桧解决好这件事,自己才能不受连累,而且还能继续得宠。
  程子山进来和秦桧闲聊了几句,话题就转到了秦暄身上:“公子此次夺魁真是不负众望,听说他学识渊博、下笔如神,已经有大作成书了,真是令人佩服呀!”
  秦桧一惊,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只得含含糊糊地说:“过奖,那都是涂鸦之作,实在不值一提。”
  “公子年少才高,我那些喜欢舞文弄墨的朋友都想与公子结识,故请他闲暇时屈尊寒舍。对了,一定要带上那本大作给他们见识见识。”程子山说完就以有事为由告辞了。
  秦桧思量程子山此行的意图,难道他真的不知道那本《士卿闲品》是别人写的?肯定不会这样简单。他左思右想,终于有了眉目。原来,这位城府很深的程子山是给他出了个主意,用李代桃僵之计,将错就错,把别人写的书说成是秦暄写的,这样一来既平息了抄袭作弊的风波,又可使秦暄得了博学多才的美名,真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秦桧又转念一想,丁士卿可是个障碍啊!就算他一时将自己写的书拱手让与秦暄,也难保日后他不将此事宣扬出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秦桧眉头一皱,想了一条毒计。
  秦桧以秦暄要找个先生教他作文为由,请丁士卿进了相府。正苦于找不到正经营生的丁士卿并不清楚内情,高高兴兴地来了。秦桧安排秦暄与丁士卿交谈,暗中悄悄派人在丁士卿的茶里下了毒。
  丁士卿一边喝茶,一边眉飞色舞地同秦暄谈诗词歌赋,忽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顿时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下来。秦暄一见吓坏了,站起身就要走,不料被丁士卿一把揪住。欲质问他。但毒性发作,丁士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刚一张口便鲜血喷出,溅了秦暄一身,然后扑在秦暄身上直挺挺地栽倒在地,将秦暄压在了身下。
  秦暄本来就胆小,见此情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没命地惨叫起来。秦桧的下人赶紧冲进屋,只见丁士卿的手死死抓着秦暄不放,秦桧的下人只得将秦暄的衣服扯破,才把秦暄和丁士卿分开。
  除掉了丁士卿,秦桧松了一口气。他告诉秦暄:“以后就说那本《士卿闲品》是你写的。‘士卿’是你写文章时用的一个闲号。”但秦暄受了惊吓,神情恍惚,秦桧说的话他根本没听明白。秦桧怒斥他胆小怯懦日后难成大器,秦暄如同受惊的鸟浑身不停地发颤。
  秦桧的下人打听到,丁士卿那本《士卿闲品》是城中的尚圣书局印行的。丁士卿取走了几十本,还有几百本存在书局。秦桧就让下人把那些书都弄到相府,一本都不要留。下人冲进尚圣书局,不由分说就要把书抄走,还威吓书局老板不许声张,否则有杀头之罪。
  书局老板哪里敢得罪秦桧,只得自认倒霉。可书局的老板娘不吃这套,同相府下人理论起来,说那丁士卿当初只付了一部分印书的钱,答应日后取书时再付清所欠,现在书都拿走了,钱谁给。相府下人把眼一瞪,说想要钱,就到相府找相爷去要!老板娘知道去了相府也要不出钱来,说不定连小命都得搭进去,可亏也不能就这么白白吃了,得给秦桧老贼添添堵。
  老板娘趁相府下人不注意,把杀鸡时留下的小半碗血悄悄地倒在了其中一本书中。这血被老板娘做了手脚,能渗入纸中,合上后看不出来。下人把书弄到相府,秦桧随手拿了一本,可巧正是老板娘倒了鸡血的那本。秦桧让人把那本书交给秦暄,命他熟读里面的文章,以免别人问起那本书,秦暄说不出名堂。
  秦暄拿到那本书,打开一摸,弄了一手血。秦暄吓得瞪大了眼睛,丁士卿临死时拼命揪住他不放的场景立刻浮现在眼前。秦暄本来上次受到惊吓就没有恢复,这次又拿到带血的书,秦暄的魂一下子就飞了。随后,秦暄一声惨叫,眼一翻倒在地上,当时就没气儿了。
  老奸巨猾的秦桧本想让自己的孙子飞黄腾达,没想到机关算尽也未得逞。而他那不争气的孙子还被一本带血的书夺去了小命,真应了那句话:恶有恶报!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厨破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