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花甲老人

花甲老人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15 阅读:
  蒙古族主要聚居于内蒙古、新疆、青海、甘肃、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地,自古以来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蒙古族是一个酷爱音乐、能歌善舞的民族,素有“音乐民族”“诗歌民族”之称。
  草原上有一条水浅河宽的查干木伦河,这条河原先是两个汗国的分界线。河东是一个强大的汗国,河西是一个弱小的汗国。两个国王的习性不一样。河东的可汗喜欢向别的汗国挑衅,趁机扩展自己的国土;河西的可汗性情有点奇特,他厌恶老年人,说:“人要是老了,就像埋在土里的朽木一般没用啦!”因此,他下了一道命令:“凡是到了六十岁的老年人,不分男女一律活埋。”这样一来,有许多老年人都白白地送了性命。整个汗国里再也看不到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年人了。
  有一些快到岁数的百姓,为了躲避临到头上的灾难,都接二连三地逃到外乡去。可汗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便派出许多兵马在半路上拦截,阻止百姓继续逃走。虽然是这样,仍旧还有人逃跑。可汗生气了,下令将捉到的人全都杀掉。结果是人心离散,怨气冲天,闹得整个汗国乌烟瘴气,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候,河东的可汗派了使臣送来三样东西:两个耗子,两条长虫,一根木棒。使臣把这三样东西摆在河西可汗面前,说:“如果你们能辨别出这两个耗子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两条长虫哪条是公的,哪条是母的;这根木棒哪头是根,哪头是梢,我们便情愿赔送五百匹快马。如果五天内答不出来,我们就马上派兵围攻你们!”
  可汗一听心里很生气,顾不上多考虑便对使臣说:“这有什么?用不着三天就可以答复你,等着瞧吧!”
  使臣离开后,可汗便立即把下边的大小诺颜召集到一起,问大家:“你们谁能回答这三个难题?”诺颜们一看,那两个耗子的毛色、大小、长相完全一样,真是难以分辨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再看那两条长虫大小、粗细、长短、颜色也都一样,没有一个人能分辨出哪个是公的、哪个是母的;那根木棒呢,上下一般粗,从表面看谁也分不清哪头是根、哪头是梢。这可把诺颜们难住了,你看我,我瞧你,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看这情形,可汗厉声厉色地痛骂了诺颜们一顿:“你们简直都是饭桶!连这点小事都不知道,真是把我的脸给丢尽了!”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可汗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怒之下,他把桌子用力一拍,说:“听着,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如果在三天之内,你们还是答不上来,就先把你们绞死!”
  诺颜们一听都吓坏了,一齐跪倒在地。这时,有一个年岁大一点的诺颜朝前跪爬了半步,说:“威严的君主啊,与其杀掉我们还不如先求助众百姓,俗话说得好,蚂蚁多了还能吃掉老虎呢!百姓当中一定有能答对这三个问题的聪明人。”
  可汗想了想,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答应这么办。
  当天,可汗派了一百名骑士分别到遠近各处下达命令:不管男女老幼,凡是能够答出那三个难题的人,要什么给什么。这样一来,全国百姓都议论纷纷,猜测起来。
  有一个叫德格都的青年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回家备好马,飞快地驰向远处的一座山林,在一个不易被人发觉的山洞里,找到他的老父亲,把可汗求助百姓的三件事细说了一遍。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可汗杀害老年人带来的灾难呀!老人死的死,亡的亡,剩下一帮年轻的,哪能知道这么多的事啊!”
  德格都一听话音,就知道老爷子肚里有玩意儿,急忙恳求道:“为了百姓的利益,求你老人家告诉我吧!让我去见可汗,好为大家解除灾难。”老爷子点点头,不慌不忙、稳稳当当地说:“这三件事,一点也不难,等明天你先去见可汗,就说你能办到,不过得当着那个使臣的面把话讲清,叫他把那两条长虫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不能叫人惊动,只要能做到这点,剩下那两件事就好说啦!究竟怎么办,等晚上我再告诉你。”
  第二天,德格都便心情愉快地去见可汗,把老父亲说的话当面向可汗说了一遍。可汗说:“好吧,如果你真能办到,不论有什么要求,我都能答应你。那两条长虫就照你的话去办。要是你说得不对啊,可别说死得冤枉!”德格都毫不畏惧地说:“那就一言为定,等明天中午,一切都会明白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德格都飞马离开藏身在山洞里的老父亲,到了可汗那里一看,那个使臣和诺颜们都来齐了,正等着他哩。
  德格都走到可汗面前,说:“先把那两个耗子拿出来吧,让我来分辨真假!”可汗马上叫人把装耗子的一只长木箱子抬来。德格都走上前,回头对那个使臣说:“来看吧,我马上就给你指出哪个是真耗子,哪个是假耗子。”说罢,他把藏着小猫的袖口朝两只耗子跟前一凑,其中一只耗子闻到猫的气味,立刻吓得乱跑乱窜,另一只耗子却像没事似的一动也不动。
  这时,德格都指着那只逃窜的耗子,对使臣说:“看吧,这只耗子是真的,没动的是假耗子。”使臣听了,无话可说,只得点头承认。
  接着,德格都又随着可汗走到放长虫的僻静地方,只见两条长虫盘伏在木盆里。德格都对使臣笑道:“那条盘在外圈的长虫是公的,盘在里圈的是母的,因为公长虫总是要保护母长虫的。”使臣一听大为震惊,急得头上冒出了汗珠,结结巴巴地说:“别、别忙,还有那根木棒呢!”
  德格都不慌不忙地叫一个诺颜打来一桶水,把木棒浸到水桶里。过了一会儿,只见木棒的一头微微有些下沉,德格都指着下沉的一头对大家说:“瞧啊!下沉的那头就是根,翘起来的那头就是梢。”
  这时,气势汹汹的使臣再没有话可说了,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红着脸,把头低下去。德格都趁机大声对使臣说道:“请你回去转告河东可汗,不要以为我们好欺侮!像刚才这三件事是谁也难不住的,就是三岁的小孩也能说得上来!”
  可汗和诺颜们听了一齐“哈哈”大笑,羞得使臣赶紧拿了三样东西,急急忙忙逃回河东去了。
  可汗见德格都如此智慧能干,只几句话就把使臣吓跑了,于是命人端上来一盘黄金叫他收下,并请求他留下来做官。德格都谢绝了,说:“我唯一的愿望是希望您答应我一件事……”可汗不等他说完就接过去说:“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不管什么大小事我都能答应你,你放心好啦!”
  “好,我说!”德格都把脸转向可汗,问道,“您知道是谁挽救了整个汗国,把那个使臣吓跑了吗?”
  可汗不解地说:“难道不是你,是别人?”
  德格都点点头说:“是啊,这都是老年人的功劳啊!三年前,我把老父亲藏在深山的石洞里,这回全是他老人家告诉我的,所以我求您收回成命,不要再认为人老了像朽木一般没用而杀害他们吧!”
  可汗闻听大吃一惊,他这才知道从前自己做错了事,真是后悔莫及,马上下令禁止杀害老年人,并且拿出了一千头壮牛分给死者的儿孙。
  从此百姓安居乐业,原先逃到外乡去的老人也都回来了。可汗对老年人极为敬重,在生活上给予他们特殊的照顾,每年都送给老年人许多物品,谁要是得病死了,可汗总是要亲临其家,送上一份礼金。这样一来,可汗又得到了百姓的信任,汗国也一天比一天强盛起来,河东可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 上一篇: 蹭饭蹭出来的名相
  • 下一篇: 海棠尸谷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