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龙须疗虎将

龙须疗虎将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14 阅读:
  唐朝建国过程中,唐高祖李渊的次子秦王李世民征战四方,战功显赫,声望越来越高。李渊曾一度打算改立李世民为太子,这让太子李建成深感不安,与齐王李元吉结盟,准备联手除掉李世民。
  李世民不愿坐以待毙,决定抢先下手。这天晚上,他的部将悄悄来到秦王府,准备动手。众人看来看去,却始终没有看到李,都很不满。李,原名徐懋功,跟随秦王征战多年,深受器重,理应和大伙一样与秦王同生死、共患难,不应只顾自身安危,袖手旁观。
  与徐懋功交情最厚的程咬金最为恼火,深夜去找徐懋功,打算劝他一同起事。徐懋功见程咬金这么晚了来访,知道他为何事而来,犹豫了一阵,终究是不愿卷入这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于是叫下人传话,说自己病了,不能见客。程咬金吃了闭门羹,只好悻悻而去。
  第二天一早,李世民率领部下发动玄武门之变,以平乱为名,杀掉了建成、元吉。李渊无可奈何,只得将权力交给李世民,退位当太上皇去了。
  李世民登上皇位后,辅佐他发动政变的生死兄弟自然都受到了重用,得到了丰厚的赏赐。而徐懋功却似乎被李世民忘记了,坐上了冷板凳。昔日的老朋友也开始冷落徐懋功,不少人甚至明里暗里骂他老滑头。程咬金更是不客气,一日散朝后,当众扯住徐懋功,破口骂开了:“你这缩头乌龟不是病了吗?怎么没病死?当初皇上请你,你装病不来,现在怎么还好意思来见皇上?”
  徐懋功羞臊得不行,赶紧挣脱开,狼狈而去。第二天,徐懋功装起病来,不去上朝了。
  徐懋功待在家里,又羞又恼,郁闷难当,心里有些委屈,有些愧疚,而更多的是忧惧,担心皇上怪罪于他。得罪昔日兄弟不打紧,得罪皇上的后果,却不是徐懋功所能承担的了。如今受程咬金这一气,勾起心病,神思不属,茶饭不思,引发旧创暗伤,竟然真的病倒了。这一病很是沉重,一连多日卧床不起,百般医治,只是无效。
  李世民听说徐懋功病重,十分惊讶:“李将军身体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得了重病呢?”程咬金道:“我看这厮根本就没病。前几天我骂了他一通,说他当初装病当乌龟,现在怎么还好意思来见皇上。他肯定是没脸来了,只好又装病了。”
  “你呀,他当初肯定有苦衷,你又何必抓住这事不放,胡乱责骂他呢!”李世民闻言,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知道,自登基以来,朝中人心并不稳,有些人一直在心里质疑他皇位的合法性,有些人则疑惧不安,得病的徐懋功只是这些人的代表。怎样才能治好徐懋功等人的心病,安定人心呢?李世民想了一阵,心里有了主意,将目光投向李靖,对他道:“听说爱卿不仅深通韬略,而且精通医术。如今徐懋功患病,爱卿可否代朕前去看望、诊治?”
  皇上此言一出,群臣大感诧异,不知皇上为何对徐懋功还如此看重,更不知给徐懋功看病为何不派御医去,却派李靖去。李靖也是大为奇怪,跪下道:“陛下过奖,微臣学识浅陋。医术更是仅通皮毛。但陛下有命,微臣怎敢不从,微臣这就去给徐懋功看病。”
  李靖也和徐懋功一样,玄武门之变时,不理会李世民的请求,保持中立,没有参与。只是他与徐懋功不同,他在李世民麾下时间较短,与众将共事时间不长,众人并不深怪他。
  虽然也有人对他冷嘲热讽,但他坦然面对,不加理会。李靖接旨后,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琢磨皇上的用意,越琢磨越觉得皇上此举大有深意。
  李靖来到徐懋功府上,说明来意后,给徐懋功看起病来。望、闻、问、切之后,李靖道:“贤弟这是心病引发旧病,旧病易治,心病却是难除啊。”徐懋功大惊:“兄长此言怎讲?”
  “贤弟无须相瞒!说起来,我与你也是同病相怜啊。当初你我都曾是皇上麾下爱将,恩遇深重。但皇上平定建成、元吉之乱时,你我却因不愿插手他们兄弟之间的家事,没有参与。如今贤弟挨骂,愚兄也是饱受指责啊!”
  李靖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不过,贤弟也不必如此疑惧。皇上本是明君,胸襟似海,不会怪罪你我的。”
  徐懋功摇头不语。
  李靖道:“贤弟知道我本武将,并非医巫,皇上却派我来给你治病,这是为何?这说明他其实已猜到你的病因,派我过来,不过是要借我之口,告诉你也告诉我,皇上没有怪罪我等,叫我等不要疑惧不安,安心为朝廷效力。”
  徐懋功听了,觉得不无道理,不禁双眼一亮:“此话当真?”“当真!”李靖道,“不信的话,待我去找皇上讨味药来就知道了。”
  李靖当即回宫复旨,对李世民道:“徐懋功的病虽重,但也并不难治,寻常药方就可治好,难就难在药引难寻。”“什么药引?”李世民道,“爱卿快快说来,只要能治好李将军的病,朕一定想法找来。”
  李靖道:“这药引只有陛下能弄到—只怕陛下舍不得。”李世民不耐烦了:“朕有什么舍不得的?爱卿快说,这药引到底是什么?”
  李靖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两个字:“龙须。”“这可说到天上去了!”站在一旁的程咬金笑了,“这龙只有天上才有,龙须要到哪里找去?”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这龙不说见不着,就是见到了,又有谁敢去捋龙须呢?
  李靖却笑道:“这龙须别人没有,皇上却有。皇上是真龙天子,皇上的胡须就是龙须啊!”“噢,这就好办了。”李世民捋了捋胡须,哈哈大笑,就叫人去拿剪刀来。
  “皇上万万不可!”程咬金叫道,“孔夫子说过,头发胡须什么的,受之父母,不可弄伤。皇上的龙须怎么能剪呢?”尉迟恭也对李靖道:“老李啊,自古没听说过用龙须治病的。你确定皇上的龙须就能治好徐懋功的病?若是治不好,可就是欺君之罪啊!”
  李靖肯定道:“当然能治好!徐懋功是虎将,这次是往日战场上所受的旧伤复发,只有龙须才能治好。若是治不好,李靖愿以头谢罪!”“不过几根胡须而已,有什么剪不得的!”李世民拿过剪刀,亲手剪下一撮胡须,交给李靖,叫他赶紧去给徐懋功配药服用。
  群臣见了,无不感动,一齐跪下山呼“万岁”。
  李靖恭恭敬敬地接过“龙须”,急忙赶到徐懋功府上,把“龙须”烧成灰末,和在药里,叫徐懋功趁热喝下。
  徐懋功听说皇上竟然剪下“龙须”给自己配药治病,感激得热泪盈眶,和着泪水把药喝下。“龙须”配药果然神奇,片刻工夫后,徐懋功出了一身热汗,病也霍然而愈。
  徐懋功急忙进宫面圣,叩谢皇恩,额头都磕出血来了:“皇上隆恩,微臣粉身碎骨难报万一!”李世民笑道:“爱卿无须多礼!这不是为了爱卿,而是为了大唐社稷。爱卿乃社稷之臣,为了江山社稷,朕连身上的血肉都可割舍,何况区区几根胡须!”
  皇上的几根“龙须”竟然真的这么快就治好了徐懋功的病,皇上当真是“真龙天子”啊!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的文武大臣无不欢欣鼓舞,顿时“万岁”之声四起,震天动地。
  就这样,李世民和李靖心照不宣,联手演了一出好戏,凭着几根胡须不仅治好了徐懋功的病,而且借此真正树立了李世民“真龙天子”的形象,稳定了人心,稳固了皇位。
  不久,李世民果然再次重用李靖、徐懋功,派两人统领大军出征突厥。两人不负重托,击败了突厥,消除了大唐北部的一大边患。
  • 上一篇: 海棠尸谷
  • 下一篇: 醉汉戏鬼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