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醉汉戏鬼

醉汉戏鬼

来源: 读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10 阅读:
  清顺治年间,四川保宁府有一个叫敬满墩的汉子,自幼父亡,全靠他娘在酒坊里面帮工把他养大,他长大后,嗜酒如命。
  转眼,敬满墩已三十出头,尚未成家,家中依然一贫如洗,只有三间茅草房、两架木板床。敬满墩每日给人家打点散工,得了工钱就直奔酒庄,一天下来,只留得下两个铜板回家和他娘喝粥充饥肠。
  这晚,敬满墩又喝得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地往家走。
  三更已过,敬满墩东倒西歪地在街上走着,浑身酒气,街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突然,敬满墩脚下一个趔趄,身子往前一倾,倒在了地上。他迷迷糊糊用手扶着一个石台爬起来,才发现所谓“石台”,其实是一口井。正好,敬满墩此时正渴得口舌生烟呢!于是,他就放下吊杆上的绳子,想汲一桶水上来。谁知,他吊起来的这桶水里,却浮着一个酒葫芦,他把葫芦拿起来摇了一摇,听到了水声,他顿时就高兴了。酒也能解渴,且比那清水还强上几倍呢!这样想着,敬满墩拧开了酒葫芦,正想一饮而尽,却发现葫芦里喷出一股子黑烟。黑烟在半空里幻化一番,竟现出个面皮白皱、浑身水泡浮肿的厉鬼。厉鬼尖啸一声,就向敬满墩冲将过来,敬满墩吓得一口气冲进肠胃,喉咙一痒,顿时就吐了起来。厉鬼见状,一下子闪得远远的。原来这山妖魅怪,最怕污秽之物,若是沾上了,轻则阴气大减,重则灰飞烟灭。
  厉鬼开口冲敬满墩叫道:“你竟敢戏弄我!”敬满墩吓得连连摆手,说:“大仙饶命,小人今晚贪杯多喝了点,出了丑态,扰了大仙清净,冲撞了大仙,还望不要见怪。”
  厉鬼听了,大笑起来:“我乃潼川府人,生前也是个视酒如命的主。因生意往来暂居此地,一日陪客,喝酒到深夜,路过此地,不料遇到贼人深夜劫财,堵住我的嘴,用我随身的酒葫芦往我鼻中灌酒,溺死了我,又投入这深井之中。别人淹死会成水鬼,而我则成了名副其实的‘酒鬼’。我在此地等了数年,等一个醉人投井,我便可以前往地府投胎。今日光景好不喜人,总算把你给等来了,我的苦日子看来到头了。”
  敬满墩一听,冷汗直流,爬起来就跑,不料厉鬼一下子就飞到了他面前,泡得发白的手就快要摸到敬满墩的脖子,敬满墩急中生智,大叫一声:“有酒!”一听有酒,厉鬼急忙转身一看,哪里有什么酒,转过来,却发现敬满墩又跑了。敬满墩铆足了劲,一口气跑到巷子口,扶着一个石磨歇息,一抬头,却发现厉鬼站在石磨上正直勾勾地看着他,敬满墩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连声求饶,哀号道:“可怜我敬满墩贫苦一辈子,死到临头却连口送行酒都没有。”
  厉鬼冷笑一声:“天下名酒我尽尝过,现在想来,却都是一般滋味。”
  敬满墩说:“你果真全都喝过?可别空口说白话。”
  厉鬼怒道:“你不信?前面有个酒庄,我施法开门,你去拿几坛名酒来试我。”
  敬满墩连声称好,于是厉鬼一挥手,酒庄大门洞开,敬满墩跑进去抱了几坛酒出来,排出几个大碗,各倒了一碗,送给那厉鬼品尝。厉鬼端起第一碗酒,小饮一口,道:“入口绵,落口甜,饮后余香,正所谓‘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乃山西汾酒是也。”敬满墩听了点点头,厉鬼又端起第二碗酒,嘬一小口,道:“酒味浓香,入口甘洌,尾香净长,正所谓‘衔杯却爱泸州好,十指含香给客橙’,乃泸州老窖是也。”敬满墩连连称赞,厉鬼又端起第三碗酒,细品一口,道:“香气幽雅,醇厚协调,风味自古独秀,‘南国汤沟酒,开坛十里香’,乃灌南汤沟酒也。”敬满墩又点了点头。
  厉鬼端起了最后一碗酒,喝了一口,却不作声,又喝了一大口,咂几下嘴,最后一口气把酒喝光了,才缓缓地说:“香甜丝滑,柔和清爽,无茅台般烈,也无西凤酒凉,却混着古井贡的甜,透着女儿红的香,实在是一碗好酒。我尝过好酒无数,却也尝不出这酒的来头,再给我倒上一碗。”敬满墩却说:“这酒,没了。”
  厉鬼惊诧地说:“没了?”敬满墩答:“这酒是我娘酿的,她在酒坊里帮了几十年工,琢磨了许多酿酒的门道,这酒,是她到山上采野菜时收来的野麦野粟再加上各式野果酿造的,因为要在土窖里用土压着放一年,所以唤作‘压酒’。一年下来,也就酿了一坛。这个酒,我带一小葫芦在身上,因为它劲头小,甘甜清醇,可以提神醒脑,我平时都不舍得喝。”
  厉鬼一听,急了,为人数十年,做鬼数年,第一次尝到如此香醇的酒,肚子里沉寂许久的馋虫又被勾起来了,它说道:“你带了一葫芦,那么还有一半在哪儿?”说话间,它看到了敬满墩藏着的手,高声叫道:“拿出来!”敬满墩不愿,说:“我就要死了,得喝点酒好上路。”说着,他打开葫芦喝了几口。厉鬼见状,唯恐他喝干了,于是扑了过去,敬满墩吓了一跳,一下子把小葫芦丢了出去,葫芦掉在石磨台上摔破了,酒全部流进了石磨的磨眼。厉鬼见状大怒,又要扑过来抓敬满墩,敬满墩吓得连连大叫,说:“别杀我,你推磨,磨一转,酒就会流出来的。”
  厉鬼半信半疑,就去推了推石磨,结果,酒还真从石磨里流了出来,厉鬼见状大喜,就欢欢喜喜推起了磨。敬满墩见状感慨:“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想到有酒也能使鬼推磨。”那边,厉鬼已经喝光了流出来的酒,恨不得把石磨翻开来舔舔。它又看着敬满墩说:“你说你娘酿了一坛,给我去取来。”敬满墩大惊,他娘年老体弱,若被厉鬼吓到不得了,于是他连忙挥手,说:“不用了,我今天出门正好多带了一葫芦,刚才落在井旁,我这就去取。”厉鬼说道:“谅你也不敢耍花招,我就在此地等着。”
  过了一會儿,敬满墩果然拿着个酒葫芦回来了,厉鬼满心欢喜接过酒葫芦,却疑惑地说:“这是我的酒葫芦啊?”敬满墩说:“我那个葫芦在井边躲避大仙时撞开了缝,我怕漏了酒,就倒进大仙的葫芦里了。”厉鬼“嗯”了一声,揭开葫芦一闻,果真是“压酒”的味道,便急吼吼一饮而尽。突然,厉鬼脸色大变,吐出那些“酒”,倒在地上哀号着打起滚来。它又一下子飞到空中,伸出利爪要掐敬满墩,还没掐到,却一下子掉下了地。这时,一声鸡叫传来,厉鬼化作一丝黑烟,消散不见了,敬满墩此时也两眼一黑,双脚一软,昏了过去……
  次日清晨,人们在酒庄敞开的大门前发现了晕倒的敬满墩,身边还有一堆坛坛罐罐。人们只当是他翻进酒庄偷酒喝,喝醉了。酒庄老板是个善人,派人把他抬回了家里。醒来之后,敬满墩变了个人似的,从此滴酒不沾,对他娘百般孝顺起来,还做起了酒生意,卖的正是他娘酿的“压酒”。
  话说当初那个葫芦里有什么名堂?原来,敬满墩并没有多带一葫芦酒来,他只是想拖延时间,免得厉鬼去找他娘。他走到井旁,突然看到了自己起先的呕吐物,陡生一计,他食指探喉,把之前喝的压酒催吐了出来,装进了厉鬼的葫芦里,送回去给了厉鬼喝。闻起来的味道与酒无异,可毕竟是进过肚腑的东西,哪有不秽之理?鬼本怕污秽之物,所以厉鬼喝了敬满墩呕出的酒,自然是痛苦万分,阴气大散,正逢一声鸡叫,五更已到,阴神便将这厉鬼打散了。
  此事流传开来之后,越传越神,大伙儿都说是敬满墩打跑了鬼。从此,保宁府便流传着“醉佬汉天不怕地不怕,恶鬼来了打得爬”的故事。
  • 上一篇: 龙须疗虎将
  • 下一篇: 败家石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