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失踪的银锭

失踪的银锭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02 阅读:
  清道光年间,海丰县有一家“小荷”绸布店,是由程小荷姑娘和她年迈的母亲操持的。程小荷十八九岁年纪,长得面如桃花,唇红齿白,一双大眼水灵黑亮。
  母女俩是从外县迁到海丰的,没多少本钱,刚开店那会差点就没维持下来,幸亏受到海州最大绸布店——“绫云”的少掌柜许文贺的资助,才撑了下来。大绸布店的少掌柜怎么会资助她们呢?说来也巧,那个大热天,程老太拄着铁杖上街买菜,走着走着一丢铁杖晕在了许文贺脚边。许文贺把她扶起,叫人拿来水喂了,又雇辆脚车把她送回家。程小荷见到英俊、洒脱的许文贺脸一红,眼帘垂下又抬起,投去娇羞而含情的一瞥……打这以后,许文贺便常来店里,有什么忙帮什么忙。
  这天下午,店里来了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要了两匹缎子,递上一锭大银。程小荷看那银锭足有20两,就说店里从未有过10两银子,两匹缎子只需2两,剩余18两怎能找得出。小伙子往包裹里摸了摸,找不出一文碎银。坐在柜台旁椅子上的程老太说,那就等会儿,许公子来了或许有银子找给你。小伙子却说等不及,外面马车等着把缎子送走哪。可他一拍腿又说,城门口还有人等马车同走,他却要留在城里办别的事。莫不如将这锭大银留下,他带缎子乘马车到城门口见那人,那人定有碎银。要了碎银再回来换这大银。
  程老太撩起眼皮斜睨着他问:“你信得过我们?”
  小伙子把大银往柜台上一放,大咧咧笑道:“这有什么!请门外这几位卖瓜果的摊贩作个证不就行了。”于是把几个摊贩请进来。摊贩都说程家母女人好,在她门前做生意从不轰撵,他们愿意作证。
  小伙子拿缎子走了,程老太让程小荷到后屋点货,又告诉她量布的尺子断了,待会让许文贺顺便给买一把。她自己握着铁杖坐在柜台旁守着那锭大银。
  过了一会,许文贺进了店,见程老太坐在柜台旁睡着了,后屋传出搬动布匹的声音,他就走进去,同程小荷说了阵话。一会他出来时程老太仍未醒,他就出门上街了。
  他前脚走,买缎子的小伙子就进来了。恰巧程老太睁开眼瞅见了小伙子,问:“碎银子拿来了?”“拿来了。”程老太伸手到柜台上拿大银,却拿了个空,她扭头一望,“咦”了一声。小伙子惊叫:“银子哪去了?”柜台上放的那锭大银踪影全无了。
  程老太瞪起了眼,“莫不是你小子进来见我睡着先揣了银子?”
  小伙子急了:“天地良心,我一跨进门你就睁了眼,我就站这儿了,够得着银子吗!外面摆摊的眼看着哪,问问他们!”
  摊贩们纳闷怎么小伙子进去才一眨眼工夫就吵起来了。听说大银不见了,人人睁大了眼,“小伙子不可能够到的呀?”“该不会是刚才出去的那个……”
  在后屋的程小荷听到吵闹出来,得知大银失窃,她脸白了。她囔囔地说刚才跟许文贺讲了卖缎子的事,可并没让他换银子,只让他去买一把量布的尺子,难道他自作主张拿大银去他家店换碎银了?程老太说她刚才迷糊中感觉有人从身边闪过,八成就是许文贺,等他回来大银的去向就清楚了。可等到日头西斜了也不见许文贺回来,小伙子急着拿银子去办事,让程小荷想想办法,程小荷就去许文贺家的绫云店找人。可她到绫云店一问,说少掌柜过午出去一直没回来。她又跑遍了卖尺子的店,都说没见许文贺来买尺子。
  见她一脸沮丧地回来,程老太一顿铁拐:“报官!”
  程小荷刚要阻拦,小伙子已撒腿跑向前街的县衙。没一会来了俩衙役,要她母女及门前摊贩到衙门听县令大人问话。到了县衙大堂,李县令对程老太很客气,叫人搬个凳子给她坐。听了小伙子的状词、小荷母女的陈述以及摊贩们的证言,李县令原委已明,他先让衙役搜了小伙子的身,又叫来女役搜了小荷母女。见已能够证实他们清白,他皱眉捋须道:“大绸布店的少掌柜见了20两银子就心生歹意?”他刚派下令签命衙役去找许文贺,许文贺自己来了,酩酊大醉。
  听了李县令的讯问和对案情的介绍,许文贺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午后他进小荷店见程老太睡着,出来时她还睡着,没注意柜台上有没有银子。程小荷让他去买尺子,他刚拐过街角就被几个人劫上了马车,按住他就灌酒,灌得人事不省。他醒来发现被扔在北城门外的荒地上。他回到小荷店听街坊说店里出了案子,就来了。李县令瞪着眼问他:“确实没拿那锭银子?”他一口咬定没拿。
  李县令沉下脸来说,凡可能接触到那锭大银的其他人都已排除了嫌疑:小伙子无可能够到大银,程老太和摊贩能证实;程小荷在大银失踪前没出后屋,摊贩能证实;程老太虽能拿到大银,但她坐在光溜硬板、没有藏物之处的柜台前,拿到了也只能藏到身上,而她身上没有。摊贩证实她始终坐在那里没离开,也就没有转移大银的可能。那么,走近放大银的位置又离开的惟有许文贺了。
  许文贺傻愣住了,茫然地环望周围的人,最后盯到程小荷身上。程小荷好像要哭出来。许文贺转过脸对李县令说,他赔这20两就是。李县令尚未开口,程老太却抢先道:“谁都知道你不差钱,可事到如今已不是钱的问题。你要是一进堂就认了也就罢了,现在可是县令大人审出来的,我看只能按律法办了。”
  李县令是个仁厚的官,对程老太的冒犯并不在意,还附和道:“本县正打算如此处置。今日天色已晚,先将许文贺按盗窃嫌疑押监,明日审理。退堂!”
  李县令喝令一落,程小荷就哭出声来,程老太却嗓门洪亮地叫道:“县令大人断案公正,找不到那锭大银就不能放许文贺!”
  那小伙子一脸苦相地问,应找他的18两银子向谁讨?程老太用铁拐捅了他一下,说:“别给县令大人添乱,等破了案起了赃一文都差不了你的。”
  众人散去后,李县令回到后堂喝茶,忽听大堂外的鸣冤鼓被敲得震天响,他疾步出堂一看,竟是程小荷返回击鼓鸣冤。
  程小荷哭诉说许文贺一定是被冤枉的,他资助过我们,怎会又偷我们的呢?请大人放他出去吧,他呆在牢里太受罪了。李县令无奈地说,从情理上讲许文贺是不会见财起意的,可那20两找不到他就脱不了干系啊。程小荷请求见许文贺,李县令答应了。
  见到许文贺,程小荷哭成了泪人。许文贺说:“这事背后肯定有纠葛,我早已觉察你妈对我的态度有些怪,今天这事说不定就是她设的套,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再有我爹也不准我俩来往。”程小荷哭着说,她一开始就看出这事不正常,刚才退堂回家她再三追问她妈这到底为什么,可老太太只说等明天县令大人审出结果来就全明白了。哭了一会,程小荷擦干了眼泪说:“很显然他俩有恩怨,我去求你爹找我妈了结恩怨,让我妈说出真相救你。”
  程小荷去了绫云店,却被许父许长荣轰了出来,还被骂作“害人精”。她没有哭,躲在暗处望着紧闭的店门想办法。她想:许长荣正在气头上,听不进她的话也在情理之中,可当爹的没有眼看儿子受罪不心疼的,等他消气了再跟他谈。过会夜深人静时进去,他怕惊扰四邻也不会朝我吼叫不让我讲话,只要容我把话讲完,就一定能打动他。可怎么进去呢?她转到店的后院,见院门旁有棵大榆树,树枝伸到院内,她悄悄爬上去,躲进茂密的枝叶中。
  约莫三更时,她正要从树上跳进院里,忽见一挂满载的马车驶到院门前,赶车人敲了三下门,里面人开门放马车进院,又把门关严。许长荣出来同赶车人嘀咕了半天,赶车人掀开车上苫布,从成匹的绸缎中拉出几个纸包打开。有个伙计点燃火把,照亮了纸包里的货:黑乎乎成块的东西。
  程小荷见了脑袋忽悠一下,差点掉下树去。她曾听母亲说那东西叫鸦片,是从外国偷运来的毒品,偷运者被朝廷抓到就是死罪。许长荣竟在干这种勾当,这会连累许文贺的呀!赶快回家同母亲商量办法。她手忙脚乱地顺着树干往下滑溜,“咔嚓”压折一根树枝,惊动了院内交易毒品的人。她溜下树正要撒腿跑,一个人影飞掠她头顶,落在了她面前。
  “死丫头,伙同你娘陷害我儿子,又来监视我。你这是找死!”许长荣手中长剑直刺程小荷的喉咙。
  “住手!”随着一声断喝,一个人影凌空飞至,伸出黑蟒蛇般的铁拐,挡退了长剑。许长荣骂道:“程淑云,时隔多年你仍不放过我,又陷害儿子,坏我的生意!”
  程老太叱道:“儿子这些年虽跟了你,可良心并没变坏。我让他入狱,是为了不让你做的伤天害理勾当牵连了他。”
  这二人果然有难解的纠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早年两人在浪迹江湖中相恋,有了儿子许文贺。可后来许长荣变得贪图钱财,为非作歹,程淑云决然同他分手。许长荣死活不放儿子,程淑云便忍受离子之痛。程小荷是她此后收养的孤儿。她把程小荷当亲女儿抚养,与其相依为命。她始终惦记着儿子,常托付江湖朋友打探儿子情况。多年后,她听说了许长荣明里做绸缎生意、暗地贩卖鸦片的事,立刻为儿子悬起了心,带程小荷迁来海丰。当她观察到儿子并没变坏,才略感安慰。
  前不久,江湖朋友又传来一个消息:朝廷的禁毒官不日将来缉捕许长荣。她想:许文贺不知道他爹贩毒,说不定为保护他爹会跟禁毒官拼命,那他可就毁了。缉捕许长荣时一定不能让他在场,也一定要把他救出火坑。但这事同他明讲他不会相信,也难以接受,他会去质问他爹,惊动了许长荣。程淑云思来想去,请江湖朋友协助演一出陷害戏,在缉捕许长荣之前把他送进大牢,躲过劫难。为不使程小荷担忧,也为避免节外生枝,程淑云没把这个计划告诉程小荷。
  刚才从县衙回家后,程小荷便不见了。程淑云知道程小荷一定是去求李县令了,就也去了县衙,却听说程小荷出大牢去了绫云店。程淑云暗叫“不好”,立即赶去。前半夜没发现动静,午夜听到后院骚乱,她使出功夫,飞奔而来……
  许长荣明白了程淑云在设法让儿子脱离他,切齿骂道:“你这该死的处处跟我作对!儿子虽然眼下对我的生意没兴趣,可我相信早晚能把他调教成我的得力助手,教他学会敛财,享尽荣华富贵。不杀了你们两个,难解我心头之恨!”
  他挥起长剑狂刺程小荷。程淑云急出铁拐拦截长剑,剑杖叮当相碰,磕出点点火星。许长荣刺程小荷其实是个虚招,他忽地使出个草蛇窜地,紧接着又一个蟒蛇绕树,使长剑从下路上刺,一下子挑飞了程淑云的铁拐。程淑云被铁拐飞出的惯力攘得跌坐在地。
  许长荣狂笑:“这么多年你的武功也没有长进,还敢跟我作对,去死吧!”程淑云抓起跌倒时掉的一只鞋,贴地后退,退着退着猛地翻个身,右手中就握了个要掷出的东西,一个亮晶晶、看上去沉甸甸的东西。正是她用来陷害许文贺的那锭大银。正步步紧逼的许长荣吓得一愣,“你这穷婆娘哪来那么大的银子?你要用它施展掷石功?好,算你狠,后会有期!”
  程淑云小时候放羊练就的又准又狠的掷石功,她用这功夫砸死过好多狼。
  就在许长荣被程淑云手中大银震慑住之时,几个官差悄然围拢过来。许长荣刚要转身跑,官差们一拥而上将他扑倒,用一根麻绳把他捆成绕绳的轱辘。
  天亮后,程淑云到县衙向李县令诉案,讲明了许文贺案的隐情。李县令为程淑云的良苦用心和除恶义举所感动,以事出有因为由,当堂宣布对她的诬陷他人行为不予追究。案子审结,李县令心有不甘地留住程淑云,讨好地问:“我真想知道,那锭银子你究竟藏在了哪里?”
  程淑云诡秘一笑,坐到凳子上脱掉一只鞋,抽出口袋似的鞋垫,翻出亮晶晶的锡纸衬里。程淑云对着锡纸鞋垫一角吹口气,鞋垫就鼓胀成了一锭大银……
  • 上一篇: 义救双凤
  • 下一篇: 计出白狐皮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