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除奸汤

除奸汤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4-16 阅读:
  明朝成化年间,明宪宗宠信太监梁芳,任由他把持朝政。说起梁芳得宠的经历,人人不齿,竟然是给皇帝研制春药,宫里宫外都称他为“春派掌门”。
  兵部尚书项忠生性耿直,上书弹劾梁芳,请求罢黜奸宦。谁知宪宗看到奏章中“春药”二字,勃然大怒,将项忠削职为民,逐出京城。
  梁芳闻讯更加设法讨皇帝开心,得知皇帝酷爱波斯猫,便派心腹太监潘丰出使波斯,向波斯王讨要雪猫一对。春节过后,冰雪还未消融,潘丰一行走在返京的路上。
  马车上有一个精美的笼子,围着温暖的锦被。潘丰揭开锦被,两只猫儿宛如洁白无瑕的云朵,灵活的大眼睛就像绿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真是一对尤物啊!
  眼见离京城不远,潘丰暗想此番功劳定然不小,他唤小太监端水来,打算喂这对宝贝喝水。他小心地打开笼门,一边往里填水,一边问到哪里了。听说到了万家岭,潘丰刚刚往车窗外扫了一眼,却不料白影一晃,身形略大一点的雄猫竟然冲出了笼子,随即蹿出车窗,转眼间不见了踪影。潘丰吓得魂不附体,声嘶力竭地哭号:“停车!快去抓回来!”
  兵丁全都慌了,一窝蜂扎进山林中。可林木茂密,哪里能见到雄猫的影子!一看众人空手而归,潘丰气急败坏。这对雪猫的消息早已传到宫中,丢了一只如何交待?小太监忙说:“大人息怒,咱们人生地不熟,可让万家岭的猎户去找!”
  万家岭只有几十户农家,很快,唯一的猎户万老五家就被兵丁围住了。一听说去林中抓猫,万老五连连摇头,他只会下夹子、设套,哪里有本事抓住来无影去无踪的雪猫呢?
  潘丰双眼冒火,说:“赶紧把那些夹子和套子收起来,要是雪猫损了一根毫毛,我要你的命!”一看万老五犹犹豫豫,潘丰下令兵丁把万家的幼子抓了出来,限期三天,拿猫换孩子,否则就人头落地。
  看着孩子哭喊着被抓走,万老五心胆俱碎,没奈何只好收拾猎具进了山林。他对这带山林了如指掌,第二天就看见了雪猫。他扔了些拌了迷药的鱼儿过去,可锦衣玉食的雪猫看都不看,闪电一般蹿入林中。第三天他又发现了雪猫,刚蹑手蹑脚准备靠近,不料踩上了枯叶,发出响动,雪猫的反应极为敏捷,机警地蹿上了树梢,又没了踪影。
  中午时分,万老五出了山,对着潘丰把头磕得鲜血淋漓,可他仍然寒着脸让兵丁举刀。眼看孩子要身首异处,突然一句“刀下留人”吓了潘丰一跳。只见远处过来了一乘小轿,轿旁随行之人布衣打扮,气度却非同一般。潘丰一端详,这不是被贬回乡的兵部尚书项忠吗?
  原来项忠和夫人来万家岭探望舅兄,正巧遇上此事。潘丰冷笑说:“项大人,您又要上书了吧?可是这回进得了紫禁城吗?”
  项忠知道这伙太监对自己恨之入骨,可眼下救人要紧,还是赔了不少好话。潘丰却不买账,说:“不是不给大人面子,雄猫回来后我就放人!”
  项忠见兵丁还要举刀,叹了口气道:“别无他法了……要是春天就好了,雌猫一叫春,雄猫即刻便能回来!”
  一看潘丰不明就里,项忠又道:“要是有一种药,能让雌猫提前叫春的话……”
  潘丰眼前一亮,忙打发小太监飞驰京城,速报梁芳。事情紧急,梁芳第二天就赶到了,对着潘丰发了一通脾气,便翻出一个纸包给他。看潘丰都要倒进水碗里,梁芳不禁骂道:“蠢材,这些药能毒死它!”他只挑了手指甲大小一点,放进水碗喂给了雌猫。
  要说这“春派掌门”还真有些邪门歪道,不一會儿,雌猫药性发作,浪叫起来,一声高过一声。没多久,就看到一条白影越奔越近,“嗖”的一下钻进了笼里,随即触动了机关,笼门“咣当”落下了。
  眼见雄猫失而复得,梁芳和潘丰都长舒了一口气。大功告成,梁芳可就有闲心收拾老对头了,他笑嘻嘻地拱拱手,说:“这个主意还是项大人出的,功劳可有您一份啊!”
  项忠接过了万家的孩子,也不多言,转身欲走。梁芳却叫了一声:“且慢,项夫人的厨艺远近闻名,相请不如偶遇,请尊夫人给咱们露一手吧!”
  项忠的夫人万氏确实是烹饪高手,但让她给两个品行卑劣的太监做菜,却实在不乐意。可是四周刀枪逼近,夫人被迫点了头。
  梁芳却得势不饶人,把剩余的那包春药塞到了项忠手中,说:“项大人,听说您在奏章里写过我们研制了一些自己永远不会用的东西……可大人您会用,这顿饭咱不白吃,这包‘神仙散’珍贵无比,就送给大人和夫人享用了!”
  梁芳想激怒项忠,但是没想到,项忠不怒反笑,道了声谢,还郑重其事地把药包揣了起来,围观的兵丁哄笑不止。
  万夫人的厨艺着实了得,潘丰大快朵颐,可梁芳却心不在焉,仍然不断地羞辱项忠。可是项忠也真有涵养,充耳不闻,还一个劲儿地劝两个人喝酒。到后来梁芳也觉得没意思了,看来这老头被贬了官,已经没有当年的骨气了。
  最后一道菜是浓浓的一碗汤,色泽绯红、鲜艳无比。两个太监互望了一眼,他们也算吃遍京城,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汤。项忠拿起汤匙,浅浅地抿了一口,笑着说:“这汤叫‘满江红’,是山楂、枸杞和万家岭上的山里红搭配而成,极有养生之效,还能醒酒。”
  梁潘二人喝了不少酒,此时饮了几口“满江红”,只觉得酸中带甜,入口极佳。两人左一口右一口,不多时,汤碗已见了底。
  酒足饭饱,梁芳使了个眼色,潘丰知道,这是暗示他摔杯为号除掉项忠。他刚要去抓酒杯,猛然间只觉得心脏剧跳,脸上灼热得像着了火一样。再看梁芳,也是满脸涨红,双眼外鼓,极为痛苦。两个人一齐指向项忠说:“你敢下毒!”
  项忠淡淡一笑,说:“岂敢!怒发冲冠凭栏处……这‘满江红’本就是除奸的汤。你二人用邪淫之药蛊惑圣上,卑贱之人竟敢公然把持朝政、排除异己、打压良善!今天,你们喝的不是毒药,就是那包‘神仙散’!”
  梁芳和潘丰魂飞魄散,“神仙散”药力凶猛,平时只喝一点,也得立刻阴阳失调,若是喝下一包,就是神仙来了也难救。两个人发疯一般冲出屋去,想找水来灌肠子,可是为时已晚,双双栽倒在地。
  只听得外面一阵嘈杂,随即兵丁纷纷闯进来,刀枪指向了项忠夫妇。项忠拉起了夫人的手,歉意地一笑,说:“连累了夫人!”
  万夫人倒是释然,说:“老爷勿恼,为国除奸,人皆有责!”
  项忠走向马车,看那两只雪猫已经相偎而眠,他乘人不备,一下子拧开了笼门,将猫儿倒了出来。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两只猫儿已经像箭一样,蹿入丛林。
  “国事堪忧,偏偏有这等奸佞,专寻这些奇巧之物,来让圣上分心!”项忠正义凛然地扫了一眼惊慌失措的兵丁,说,“尔等不必担心,所有罪名,我一人承担!”
  一行人押着项忠走向了京城,万家岭的百姓流着泪送到山下。他们都知道,项大人此去九死一生。
  但是谁也没想到,此刻久服春药的宪宗皇帝突发急病,奄奄一息了,皇权已转到太子朱佑樘手中。这位未来的中兴之主,已经着手整饬朝纲、罢免奸党、起用诤臣,重新起用项忠的诏书,就在路上……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送生意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