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醉杀”奇案

“醉杀”奇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8-31 阅读:
  1。认尸
  27岁的姜楠身高1。80米,标准的国字脸有棱有角,素有“徐州第一帅哥”美誉,在该市一家贸易公司担任部门经理。一天,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姜楠突然不知去向,像从人间蒸发一样,引起全家人的恐慌。
  不久,姜楠的家人接到当地公安机关的电话,通知他们到医院“认尸”。在医院太平间,当一眼看到儿子直挺挺的尸体时,姜楠的父亲当即昏厥过去。
  “我儿子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在医院?”悲痛欲绝的姜楠父母向医院讨要说法。医院讲述了挽救姜楠的过程。
  3月21日下午13时05分,江苏徐州市急救120接到一个女子的电话,声音很急促:“我家里有一个醉酒的人很危险,请你们快派车过来!”
  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了徐州市西苑出租公司院内,急救医生敲开门,一位个头较矮、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子带着他们进入卧室,只见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刺鼻的酒精味扑面而来。
  “昨晚他多喝了一点酒,没想到今天早上变成这样。”女子哭得双眼通红。
  出诊医生发现醉酒男子的脉搏几乎没有跳动,断定这个酒鬼没救了。年轻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不!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花多少钱都行啊!”于是,医护人员迅速将醉鬼抬上救护车,“眼镜”女子一路陪护。
  在医院经过48分钟的紧急抢救,这个帅气十足的酒鬼瞳孔放大,心跳停止。当医生转身想告诉“眼镜”女子死讯时,发现“眼镜”不见了。医院以为“眼镜”回家筹措医疗费,但16个小时过去了,“眼镜”仍没出现。醉鬼成了一具无主尸体,医院保卫处迅速向辖区派出所报案。
  弟弟莫明其妙地醉死在医院,让姜楠的姐姐姜雯颇感蹊跷。当得知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子把弟弟送到医院时,姜雯脑海里迅速浮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弟弟以前的女朋友张学燕。
  令姜雯惊愕的是,在姜楠死后,张学燕也同时失踪。姜家隐约感到,姜楠的死与张学燕有直接关系。
  然而,公安机关的死亡鉴定书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因为姜楠体内酒精含量很高,结论为醉酒死亡。
  “弟弟平时并不贪杯,而且酒量很小,最多只能喝二三两白酒,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怎么可能比一般醉鬼高出十多倍呢?”姜雯百思不得其解,她将弟弟的尸体冷冻起来拒绝火化。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姜楠死亡一周后,家人收到一封信,拆开一看,全家人顿时目瞪口呆!
  从邮戳上看,信件是从山东济南市寄出的。信中写道:亲爱的爸妈、姐姐,因为全家人都不同意我和张学燕的婚事,因此我决定辞职,携带学燕到外地打工。你们不必到处找我,我希望将来某一天,当我和学燕抱着孩子回家时,家人能够接受我们这对可怜的逃亡恋人……
  “天堂来信”引起了当地司法机关的极大兴趣,组织法医对尸体复检,重新鉴定的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法医除了在死者身体中检出乙醇(酒精)成分外,还在姜楠的肝组织中检出大量的苯巴比妥(安眠药)、利多卡因(麻醉剂)成分,而且细心的法医还发现死者双手背和双足背有多处注射针孔痕迹。种种迹象表明,死者的前女友张学燕有重大作案嫌疑!公安机关立即将她的身份证号码输入电脑向全国上网通缉。
  8月2日,在安徽省宿州市的一所民房内,专案组采用高科技手段将张学燕抓获归案。令警方颇感意外的是,这位其貌不扬的女护士在逃亡5个月的过程中,竟变成了一位楚楚动人的大美女,叫人差点认不出来。
  “为了嫁给姜楠,你曾经不惜众叛亲离,甚至从洞房里逃出来,但为什么最后又亲手杀死了初恋情人?”面对警方的审讯,张学燕含泪讲述了一套房子“困”死爱情的故事。
  2。秘密
  今年28岁的张学燕从山东省一所医专毕业后,回到家乡徐州市谋职,在当地一家医院当护士。在一次舞会中,张学燕与姜楠邂逅,从此双双坠入爱河。
  但这段灰姑娘与王子的恋情从一开始便磕磕绊绊。姜楠的父母见英俊儿带回一个身材矮小的女朋友,脸上写满了不快,更糟糕的是,张学燕的父母也强烈反对女儿的恋爱,认为太帅的男人靠不住,担心女儿吃亏。
  身处感情漩涡,张学燕义无反顾地同姜楠租房同居。其间,张学燕两次为男友堕胎而无怨无悔。就在爱情渐入佳境时,父母发起了第二轮棒打鸳鸯的浪潮。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张学燕的母亲在劝说女儿的过程中,被女儿的“执迷不悟”气得昏倒在地,差点丢掉性命。
  张学燕是个孝女,她不忍心父母为了自己而终日面容憔悴。为了安抚父母,张学燕急中生智,决定上演一回苦肉计:随便找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嫁掉,然后逃婚,再与心上人结成连理。她的计划得到姜楠的默认。
  不久,张学燕与一个叫熊子扬的老实巴交的男人举行了婚礼。洞房花烛夜,熊子扬发现新娘不翼而飞,梳妆台上留着张学燕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当晚,头披婚纱的张学燕直奔姜楠的住处,紧紧地搂住他说:“这辈子,我的身心只属于你。”但姜楠的反应却不温不火。
  逃婚后,张学燕便开始筹划自己的第二次婚礼,她担心与白马王子的感情夜长梦多,便商量将大喜日子定在5月1日。姜楠面露难色:“我们连洞房都没着落,怎么结婚呀?”
  “这个不用你操心。”张学燕将自己的私房钱拿了出来。原来,她省吃俭用,早就为将来与心上人长期厮守而存钱买房做准备。
  为了早日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张学燕几年前就开始背着男友偷偷兼职做家教、賣保险、推销化妆品。她觉得只要自己买到房子,姜楠就“飞”不走了。
  在跑遍了徐州市大大小小的楼盘后,姜楠在市区的一个小区看中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房主要价27万,且须一次性付清。张学燕认为房主的要价太离谱,而姜楠却铁心要买,两人第一次发生了争执。姜楠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要么买下这套房子结婚,要么咱俩马上分手。”说罢扬长而去。
  张学燕没想到男友会突然说出这种绝情话。第二天,她再次和姜楠找那个房主协商付款方式问题,因为她的存折上只有8万现金,而姜楠又不愿意出一分钱。房主仍坚持一次性付款,姜楠不仅不讨价还价,而且还当场爽快地与房主草签了购房协议。
  张学燕对男友的反常做法心生疑惑:按照徐州当时的房地产行情,通过银行按揭买新楼盘的房子,8万元作为首付绰绰有余,剩下一点钱还可以做简单装修。她不明白男友为何对那套高价且一次性付款的二手房情有独钟?张学燕决定通过特殊方式解开这个谜团。
  张学燕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极尽温柔地劝姜楠喝酒。几杯酒下肚后,姜楠面红耳赤,突然一把将张学燕抱上床……奇怪的是,姜楠完事后没有像过去那样倒头呼呼大睡,而是余兴未尽,缠着跟张学燕聊天。
  他告诉张学燕,那套二手房是他朋友的,所谓的签订买卖协议,实际上是他和朋友“做笼子”,目的就是要阻止张学燕买房。原因是张学燕让他成了“王八”,尽管张学燕在新婚之夜没让新郎近身,但毕竟她和别人已经登记成为法律上的夫妻,而且有那么多客人见证了婚礼。因此,姜楠觉得自己头上被戴上了一顶“精神绿帽子”,感到非常压抑……
  那天晚上,张学燕问什么,姜楠就顺着话题回答什么。
  原来,张学燕不仅在男友的酒中下了“催情粉”,而且还下了一种“迷幻药”。作为医护人员,张学燕试图通过男友酒后吐真言和迷幻“精神牵引”这种特殊的“审讯”方式,揭开姜楠执意购买高价房的秘密。
  张学燕没想到,这一审竟审出了另一个更大的秘密:有个叫阿岚的女孩喜欢上了他!姜楠还将手机递给她“佐证”。
  手机中储存的一条条暧昧的短信、阿岚穿着内衣时的靓照,像针一样扎眼扎心,一瞬间,张学燕做出一个决定。
  3。杀“夫”
  “姜楠,我们分手吧。”面对张学燕突然提出分手,姜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学燕面色平静,她解释道,“我们不般配,我是一只丑小鸭,而你是王子,我们的结合将是不对称的婚姻。”
  姜楠起初以为张学燕为购房之事闹别扭说气话,然而,张学燕看上去非常认真,她一连几天不和姜楠联系,还清点衣物行李,从同居屋里搬了出来。
  几天后,张学燕向姜楠发出邀约:“毕竟相爱五六年了,我们吃顿分手饭吧。”至此,姜楠这才确信女友去意已决,为了将那套房子卖给女友,他决定赴宴。
  此前,张学燕早已为这道最后的“爱情晚餐”做了充分的准备:她以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名义,从某医药公司购买了苯巴比妥20瓶、利多卡因注射液40盒、白酒2瓶。
  当晚7时许,姜楠如约而至来到徐州市永安广场附近的一家餐馆。在推杯换盏中,早已动了杀机的张学燕在酒中再次偷偷投放了“迷幻药”,她打算做最后一次“牵引审讯”,趁其恍惚时,问姜楠能否斩断与新欢“阿岚”的关系。
  姜楠的回答让张学燕彻底绝望:“我怎么可能离开她呢?阿岚的每一寸肌肤都让我如醉如痴!”张学燕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将处于迷幻状态的姜楠带回到她的新出租房,第一件事便是“牵引”诱导姜楠鬼使神差般地给父母和姐姐写了一封“辞别信”。
  第二天上午8点,从醉意和迷幻中苏醒的姜楠,对昨晚发生的一切丝毫记不起来,他觉得鼻窦炎好像复发了,要求张学燕给他打点消炎药。
  机会终于来了!张学燕迅速将事先藏在出租屋内的安眠药和麻醉剂取出,将其中3盒麻醉剂配到输液瓶中。在姜楠打点滴时,张学燕来到卫生间,将300片安眠药倒入塑料杯中用自来水溶解后,通过输液瓶滴注到姜楠体内。此时,姜楠已经昏迷。
  看着姜楠安详的样子,新仇旧恨再次涌上了张学燕的心头。她一不做二不休,又将剩下的一盒麻醉剂注射到姜楠体内。这时,张学燕猛然想起姜楠昨晚在迷幻状态时说“对阿岚如醉如痴”那句动情表白,她揪了一把姜楠的脸:“亲爱的,你不是很想醉在女人的温柔乡吗?那好吧,今天我就成全你!”说罢,张学燕通过输液和直接注射的方法双管齐下,约800ml的白酒很快直接渗进徐州第一帅哥的血液。
  做完这一切,张学燕走了出去,她要再买些白酒,把剩余的苯巴比妥吞下去殉情。走在路上,张学燕看到花朵绽放,柳树吐绿,她突然又有了求生的念头。
  她很想回家去看一眼姜楠,快到家门口时,却又犹豫了,她害怕看到那副惨不忍睹的场景。在一个工地旁坐了一会儿,她突然强烈地想救姜楠,因为救不了姜楠,自己就是杀人犯,就要偿命。
  她奔回家时,姜楠已经气息全无。慌张的张学燕马上拨打了求救电话。在医院对姜楠抢救无效后,害怕事情败露的她离开医院,开始了逃亡生活。
  为了避免被姜楠的家人怀疑,制造他在外地的假象,张学燕从济南给姜楠的家人寄了一封信。自以为聪明的张学燕想不到,这封“天堂来信”恰恰让她暴露在公安機关的视线里。
  为了逃脱法律追究,张学燕在逃亡途中化名李恩、吕亚、刘芳、王敏等,怀揣4个假身份证在成都、长沙、贵阳、广州等全国各大城市流浪。她还在上海割了双眼皮,又做了准分子激光手术,希望能通过整容,不被人认出来。然而,无论她怎样伪装,“人造美女逃犯”还是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
  • 上一篇: 惊天大案
  • 下一篇: 罪有应得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