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回忆录风波

回忆录风波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8-25 阅读:
  赤川次郎,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他善于运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人物内心世界,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其代表作有《幽灵列车》《三姐妹侦探团》等。本文改编自他的小说。
  飞来横祸
  佑子今年二十七岁,容貌出众,聪明能干。母亲去世后,她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大里退休前在警视厅工作多年,是一名出色的警司。最近,从来不写文章的父亲突然提出,想写一部回忆录,佑子觉得有点可笑,也没太在意。
  这天晚上,佑子下班回家,快到家門口时,突然看见一个年轻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扭着头大声说:“我绝不让你写那种东西!要是你敢写,我会干扰你,甚至杀了你!”
  佑子吓了一大跳,待走近一看,那男人长相清秀,只是因为激动,脸涨得通红,看着倒不像个坏人。男子转头看了佑子一眼,就离开了。
  佑子赶忙进屋,只见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相当难看。佑子问:“刚才那个人是谁?”可父亲不愿意多谈。
  到了半夜,佑子发现向来滴酒不沾的父亲,竟然喝起了威士忌。佑子再三追问,父亲这才开了口:“还记得我以前有个自杀的同事吗?”佑子想了想说:“草田?”
  父亲点点头说:“刚才那人是草田的儿子,名叫草田俊一。”
  “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父亲叹了口气说:“当年他父亲被指控受贿,之后愤而自杀了,他太太也跟着自杀了。我想写部回忆录,将真相公之于众,可草田俊一不想重提旧事。”
  然而,父亲铁了心要写回忆录。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在院子里造了一间装配式小屋,当作写回忆录的地方。由于是装配式的建筑,一天之内就造好了。父亲在小屋内的三面墙上,都安上了直通天花板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然后日夜钻在小屋里写作。佑子只得提醒父亲注意身体,不要熬夜。
  这天,佑子下班回到家,进了院子,前去叩小屋的门,没有回音。佑子转动门把手,竟然上锁了。
  佑子急了,边敲门边喊:“爸爸!怎么啦?快开门!”
  就在此时,草田俊一突然来了,说是想找佑子的父亲。佑子着急地指着小屋说:“他在里面,只是门打不开!”草田俊一捡起一块石头,砸破了玻璃窗,爬进屋内,开了门。
  佑子急忙冲进去,只见父亲趴在书桌上,闭着眼睛,脸色灰白,早已没气了。佑子失声痛哭起来。哭了一会儿,她的视线落在父亲手边的稿纸上,那里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
  接下来,草田俊一帮助佑子一起料理了她父亲的后事。草田俊一的细心关怀和真情告白,让佑子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但她心里总有个疙瘩,不知道父亲的死和他有没有关系。于是,佑子来到了一家私人侦探所,寻求帮助。
  疑云重重
  侦探所里负责接待佑子的,是个名叫福尔摩斯的男人和他的年轻女助手铃木。他们跟着佑子,来到她父亲生前写作的小屋,寻找线索。
  福尔摩斯看着小屋问:“这屋子是怎么造的?”佑子说:“墙壁和屋顶都是事先造好的,父亲只是用螺丝和螺栓镶紧而已。”
  福尔摩斯仔细看了看四周,只见这小屋稍稍离地,四个角下面堆着砖头,跟地面有着三十厘米的间距,三面墙壁全是直通天花板的书架,书本排得密密麻麻的,几乎毫无空隙。
  佑子又说:“造这间小屋时,家父提出,一定要营造一个书房的氛围。出版社的人得知后,特意送来了许多书,还帮忙摆满了书架。”
  福尔摩斯点点头,从书架上抽出几本书,说:“打理得很仔细嘛!这么多书,居然都没有灰尘。”
  佑子摇摇头说:“那正是不可思议的地方!家父从来不看这些书,而且他是个从不做家务的人,这个房间是我每天进来打扫的,灰尘很多,可只有书本不积尘,我也搞不懂为什么。”
  福尔摩斯若有所思,走到书桌旁问:“他死去时,桌上有些什么?”
  佑子想了想说:“他伏在稿纸上,一支钢笔掉在地上,我想是在他扑倒的时候,从书桌上掉下,滚到左边书架那里去的。”
  “滚到书架那里?这么说,滚得相当快了。”福尔摩斯又问,“令尊的心脏本来就不好吗?”
  佑子说:“是的,医生给他开过药,但不至于严重到马上暴毙的地步……”
  福尔摩斯和铃木又看了一会儿,就走了。
  第二天,福尔摩斯带着铃木来到一个高尔夫球场打球。在那里,他们意外地遇到了大里的前同事——井上警司。两人向井上打听,大里生前是否因为工作,得罪过什么人。井上告诉他们,那个自杀的同事草田与大里有过很深的矛盾,因此他的儿子草田俊一十分憎恨大里,也不希望大里写回忆录。
  福尔摩斯谢过井上,正打算和铃木离开球场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划破天际,紧接着有一样东西重重地砸在他们身边。福尔摩斯转头一看,那是一颗高尔夫球。
  福尔摩斯弯腰把球捡起来,那球突然在手中“啪”地一分为二,里面居然装了火药!福尔摩斯笑着对铃木说:“看来有人想狙击我们啊,凶手是高尔夫球高手!”
  两人再次来到了佑子家,向佑子了解井上的情况。佑子告诉他们,井上和她父亲很熟,时常来家里做客,福尔摩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佑子去开门,带进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佑子介绍说,他就是原本打算替她父亲出书的出版社的人,名叫安本。
  福尔摩斯顿时来了兴致:“我正好有事向你请教。你有没有收到大里先生的任何一张原稿?”安本说没有,他曾找遍那间小屋的每个角落,一张原稿也找不着。
  佑子插嘴问道:“安本先生,那今天有何贵干?”
  “其实——因私人理由而来。”安本挠挠头说,“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佑子断然拒绝,安本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很快,福尔摩斯和铃木也回到了侦探所。两人研究了半天,觉得安本很可疑,大里写回忆录的事,并没有媒体对外报道过,可是井上和草田俊一都知道了,能把话传出去的就只有安本了。两人决定以看似柔弱的铃木为诱饵,对外散播谣言说,在大里写作的那间小屋里发现了原稿,借以引诱凶手现身。
  意外不断
  转过天来,铃木再次来到了佑子的家。两个女孩子来到那间小屋闲聊着,突然觉得屋子有点不太对劲,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房子歪了!”铃木惊叫道。
  “出去吧!”佑子伸手想去开门,不料房子倾斜得更厉害了,厚重的书本“哗啦啦”地从书架跌落下来,眼看就要砸到佑子了,铃木见状,一把将佑子推开,自己却没能躲过像雪崩一样砸过来的书,当场失去了知觉……
  等铃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大里家的客厅沙发上。所幸并无大碍,她慢慢坐了起来。
  “是他干的好事!”福尔摩斯用手一指。铃木转头一看,只见安本瘫坐在地,满脸沮丧。
  “我一直觉得那些书有点古怪。”福尔摩斯说,“为何书本上面没有积尘?因为在大里死后,那些书被人调换过了。其实,当大里在这间小屋里写作的时候,那些书只有外皮,里面却是空的。”
  铃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福尔摩斯说:“当屋子刚开始有一点倾斜时,大里就感觉到了,可那些只有外皮的书因为被固定在书架上,没掉下来。看见那种情形,大里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了。他本来就有幽闭恐惧症,随着时间的推移,房子越来越倾斜,渐渐地,他被一种房子总有一天会塌下来的感觉吓到了。”
  铃木疑惑道:“房子为何会倾斜呢?”福尔摩斯指了指安本,安本垂头丧气地说:“用汽车的千斤顶做到的。我每天慢慢地不露痕迹地做,让大里成天生活在恐惧中。”
  福尔摩斯冷笑道:“他越是恐惧,越是迈不开步子。这是一种微妙的心理吧!到了那天,他的心脏终于负荷不起了。”
  安本低着头说:“那天是个意外,千斤顶突然松了,‘砰’地掉了下去。钢笔受到震荡,滚到地上去了。他分辨不清究竟是房子快倒了,还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心脏病发……”
  福尔摩斯又问:“那原稿也是被你拿走的?”安本点点头。
  一旁的佑子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福尔摩斯说:“他只是受雇于人。想知道真凶的话,跟我来。”
  说完,他带着佑子,来到了先前去过的那个高尔夫球场,只见井上警司正兴致勃勃地打着球。福尔摩斯告诉佑子:“当年草田先生的自杀事件,背后的黑手其实是井上。草田是为了替他顶罪而死的。大里先生知道那件事,并打算在回忆录中揭发真相。”
  “于是,井上把家父……”佑子吃惊道。
  浮摩斯接着说:“安本曾得到井上的照顾,当他从大里先生口中得知回忆录的内容后,就立刻通知了井上。于是井上用钱收买他,叫他想办法解决大里先生。但安本又看上了你,这才和井上商量,想嫁祸给草田俊一。而我们调查的事被安本和井上知道后,井上就用警方从黑社会没收来的高尔夫球形炸药,来对付我们。”
  “就这样放过他吗?”佑子很不甘心。福尔摩斯哼了一声,说:“会有天谴的。”
  两人转身正欲离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从井上那边传来了爆炸声和惨叫声。佑子惊恐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福尔摩斯微微一笑说:“是不是球太旧了?听说高尔夫球旧了也会爆炸。”
  • 上一篇: 罪有应得
  • 下一篇: 凶案发生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