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博弈故事> 浪漫的窃贼

浪漫的窃贼

来源: 小西文摘 作者: 秩名 时间: 2015-12-12 阅读:
  浪漫的窃贼
  纽约郊外,有一个窃贼叫巴博,他偷窃成性,而且手段高明,每一次确定下手地 方后,即使里面有防盗设备,他最后都可以轻松自如地进去,动作熟练地下手,手脚 利索地离开,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这天下午,巴博在郊外又一次得手了,当他轻松地带着赃物离开那地方时,和往 常一样,没人看见他。他吹着口哨钻进自己车里,很快将车开上了一条狭窄小路,这 条路很偏僻,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不料今天却有点意外,巴博忽然看见有辆小车停在路边,车旁站着一个年轻的女 子。按通常习惯,巴博会视而不见地把车开过去,可他看到这位美丽女子站在那里忧 郁无助、楚楚动人的样子'竞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恻隐之心,随即减慢车速,将车驶下
  小路,停在一处覆盖着残雪的杂草地上。
  巴博下车走到女子跟前,微笑着说:“小姐,遇到麻烦了吧?我能为你效劳吗? ”
  那女子伸手指指自己那辆车的前胎,说:“我的车轮胎瘪了。”
  巴博立刻注意到,这女子伸出来的手上戴着一枚结婚戒指,戒指上镶嵌着一颗很 美很亮的钻石。巴博盯着这枚钻石戒指沉吟着,良久,才将视线从戒指移到轮胎上, 问道:“有没有备用胎?”
  女子点头说:“有,可我不知道该怎么换,你能帮帮我吗?”
  “当然。”巴博说着,便从自己车里拿出工具,帮那位女子换车轮胎。他似乎很 乐意为她效劳,干得很起劲,一会儿就把轮胎换好了。
  那女子掏出一张小薄纸,替巴博擦去脸上的油污,说:“太谢谢你了!我叫黛安 ,我可以邀请你喝一杯吗?”
  巴博不便带着车里的赃物同这女子去喝一杯,他想了想,说:“唔,为什么不让 我来请你去喝一杯呢?”
  巴博希望这女子因不好意思而拒绝,不料黛安却对他的邀请信以为真,说:“当 然可以。可是,我不喜欢在公共场所被人看见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你住在哪里, 有没有太太和孩子?”
  巴博摇摇头:“我离婚了。”
  黛安一听笑了,提议道:“那不如就到你那里去喝一杯吧?”
  巴博心里其实很矛盾:本可以到此为止,拒绝她,独自开车上路,这样,以后的 故事就没有了。但这女人实在是秀色可餐!
  巴博清了清喉咙,告诉她:“我家在离此地十里路的地方,一幢石屋,你能跑那 么远吗?”
  黛安竞不住地点头:“我是出来兜风的,两小时内不会有人来找。”说着,她跳 上自己的车,把头探出车窗外,对巴博说,“走,请带路,我跟在你后面。”
  巴博就是这样遇见黛安的!从此以后,黛安就常来巴博的石屋和他幽会。黛安说 ,她的婚姻并不美满,丈夫名叫吉姆,在一家电灯工艺公司工作,比黛安大九岁,是 个严肃古板的人;他们没有孩子;黛安上大学的时候就被校方认为是有很好发展前途 的学生,可时至今日,除了吉姆和一幢价值二万五千元的房子,她一无所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黛安和。巴博日渐情投意合,每星期大约有三个下午,黛安都 会开车来石屋和巴博消磨一段时间。黛安开朗活泼,通常在烹饪之前,她喜欢在巴博 的石屋里自由自在地四处转悠,哼着歌收拾屋子。
  巴博从没有去过黛安的家,也从没有见过她的丈夫吉姆,他们约定,为了不被人 发现,只能是黛安上巴博家。
  三月里一个明媚的下午,巴博决定把自己真实的职业告诉黛安。那天,黛安正站 在拱形的大窗子边,悠闲地看蓝鸟和红雀飞过树林,巴博走上前去,抚着黛安的肩” 说:“有些事我最好告诉你。听我说,我不是做投资生意的,我是在撒谎。”
  黛安说:“我不在乎你以什么为生,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行。”
  “我是个小偷。”巴博说得很轻,但声音有些沉重。
  “什么?”黛安猛地转过身来,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牧羊女突然在草原 上听到恐怖的狼嗥一样惊诧万分,“你没开玩笑,巴博?”
  巴博故作轻松地向她微微一笑,说:“我说的是真的。从去年七月以来,我一直 是个小偷。我撬门偷钱和珠宝,然后把它们卖给收赃物的人,这就是我的生活。”
  黛安听着,目光显得迷惘而忧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巴博的手从黛安的肩上移了下来,他在房间里一边大步来回走着,一边说:“我 做了七年的广告策划,后来被老板解雇。从被解雇的那天开始,我就做起了小偷…… 现在,你对我有什么感觉?”
  黛安默默地注视了巴博很久,然后对他说:“我和往常一样,仍然觉得你是个仁 慈和温文尔雅的人,我喜欢和你在一起。”黛安脸上的神情显得很平静,“我关心的 是,巴博,你会不会遇上危险?你带不带枪?”
  巴博似乎有点被她感动,他告诉黛安说:“亲爱的,我很少遇上危险,因为我很 小心。我床头柜里有一把点三二的枪,而且有执照,但我从来不冒险使用它。”
  黛安一听,这才轻松地吐了一口气:“唔,这样我就放心了。”
  当春临大地、万物苏醒的时候,巴博不由设想起自己和黛安的未来。他觉得,如 果能弄到一笔足够的钱,这样自己就可以洗手不干了,甚至可以带着黛安去国外,比 如墨西哥或西班牙。
  情人之间的心是相通的,正当巴博在寻思着弄钱的时候,黛安来了,她双手抱膝 坐在床边,对巴博说:“我为你找到了一个目标。”
  巴博不愿意让心爱的女人卷入到危险的漩涡中,他连连摇头,说:“我不能让你 牵涉进我的事情。”
  “我不是要和你一起去撬门。”黛安忽闪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说,“我是无意 之中才注意到它的,那实在是一个好目标,主人是我姑姑的朋友,最近我们曾去那里 参加过两次宴会,那里到处都是值钱的东西。那地方孤零零地坐落在桦树林后面,而 且平时主人很少在家。我一去那地方,就想到了你。”
  “在哪儿?”巴博不由被黛安说动了心。
  黛安告诉他:“在瑞汀。”黛安接着又告诉巴博,那家主人有个习惯,喜欢在家 里放许多现钞,他太太还有一大堆珠宝,钻石、红宝石什么,都在梳妆台上的两只麻 栗木盒里。至于昂贵的银器之类,在他们家到处可见。
  说到这里,黛安抿嘴一笑:“那家主人喜欢炫耀,所以他家有些什么,我们都知 道。”
  出于职业习惯,巴博警觉地问:“他们家有报警系统吗?”
  黛安点点头:“有,不过那其实是挺简单的玩意儿,你把设在日光浴室里的开关 关掉就是了。那天男主人带我们参观时,亲口说的,你放心吧。”
  巴博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那他们什么时候在家?”
  黛安说:“他们夫妻俩在城里都有工作,平时不去那儿,也没有雇佣看守的佣人 ,夫妻俩只在周末回去小住。”
  “那家主人叫什么名字?”
  “洛宾。”
  “嘻嘻,洛宾!”巴博听到这里,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么说,我们可以 把这个可怜的洛宾给搜刮干净了?”
  巴博办事果断,第二天,他就到桦树林后面洛宾的那个家去探察。他发现:每星 期二,他们家有个男佣来清理游泳池;星期三,有个园丁来整理花圃,剪除草坪。除 此之外,这幢房子里平时确实没人。黛安说的没错,洛宾家的这处住所确是孤零零地
  坐落在桦树林后面,如果巴博采取行动,他只要把车停在山坡上的墓碑后面,根本不 会有人注意。
  这天是星期四,天色阴暗,下着毛毛雨,黛安知道巴博就选在这天动手,所以一 早就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已经从姑姑那里知道,洛宾夫妇不在家,也就是说,这天 桦树林后面的这幢房子里没人。
  不过黛安在电话里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这么说,你是肯定要下手了?巴博,你 可要小心行事啊!”
  巴博说:“我一向小心的。”
  黛安叮嘱巴博:“你一定要小心,而且不要射杀任何人。”
  巴博说:“亲爱的,我从不带枪,我把枪留在家里。别担心,再见!”
  巴博把车开到洛宾家附近的山坡上,把车停在墓碑后面,然后戴上软皮手套,跳 下车,走上小径,穿过桦树林。他在林边停下脚步,伏下身来,看看洛宾家中是否有 人。
  一切都很正常!巴博于是闪身出来,小心翼翼地朝洛宾家走去。他摸进那间小小 的日光浴室,在堆满家具的墙角落里找到了黛安说的报警开关,把它关上,然后向餐 厅走去。
  餐厅的门锁很简单,巴博撬开门锁,打开玻璃门,立刻闻到一股隔夜的菜肴和酒 的淡淡气味。他四下一看,发现一个漂亮的玻璃橱里放着一整套精美的银器,立刻从 衣袋里掏出一只折叠整齐的洗衣袋,将它往餐桌上一铺,准备将这些银器全收入袋中 。
  这时候,巴博突然发现餐厅右边有一个小房间,他走过去,轻轻推了推,门不动 ,再用力推,门被推开了一点。巴博走进小房间,抬头环顾四周,看到墙上挂满了洛 宾家人的照片,他们全都微笑地看着巴博。
  巴博又将目光从墙上移到地上,突然大惊失色,他看到地上有个人正仰面躺着, 黄色套衫,茶色长裤,看上去是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大约四十岁,胸脯中了枪, 胸前凝结着一摊淤血。显然,这人已经死了!
  巴博异常惊慌,而且他发现地上的这个死者,和墙上挂着的那几幅照片上的一个 男人非常相像。再细一瞧,巴博更加魂飞魄散:照片上,偎在这个男人身边微笑的, 正是现在和他热恋的黛安!
  巴博愣住了:难道自己中了黛安的圈套?他脑子里急速地转开了,想着自己该怎 么应对。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小房间的红色地砖上,有一把点三二的手枪,那 不是自己的枪吗?它应该放在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怎么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这里?真 是不可思议。
  巴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蹲下身伸手去取枪,就在这时,黛安突然出现 在了小房间的门口。她手里握着一把点三八的手枪,用一种冷冰冰的口吻命令巴博道 :“别动!”
  巴博傻眼了:“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就住在这里。我不是黛安,我是洛宾太太,我叫爱丽。”
  巴博的脑袋顿时“嗡嗡”作响:“你……你对我撒谎?”
  爱丽眨眨眼睛,微微一笑,说:“是的。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我只会对丈夫 撒谎,而不会对你撒谎?”
  巴博气得简直要发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爱丽耸耸肩,两手一摊,说:“开始只是好玩。但是你该知道,再好玩的东西也 会玩厌的。所以当我又对另一个男人有兴趣时,我就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我和你 之间的事。”
  巴博长着一个聪明的脑袋,但这时他却怎么也弄不明白:“你告诉我,这里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
  爱丽说:“这里发生了可怕的事。我会这样告诉警察:小偷进屋行窃,他以为我 和丈夫都外出了,可偏巧我们在家,于是小偷开枪杀死了我那可怜的丈夫,我在楼上 听到枪声急忙下来,看到小偷正在我丈夫身边,我就开枪打死了他……”
  啊,原来这地上的男子就是这幢房子的男主人洛宾!
  这真是一个编织得天衣无缝的故事,既然爱丽早有准备,并且做了精心设计,连 巴博那把放在床边柜里的枪都被她偷出来了,巴博还能洗刷得清枪杀洛宾的罪名吗?
  爱丽得意地朝巴博咧嘴一笑,说:“洛宾非常富有,现在我将继承他的全部财产 ,同时又除去了你。嘻嘻!”
  巴博实在心有不甘:“可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和你在一起的呀?”
  “我从来没有说过。”爱丽说完,手指一扣,枪响了……
  (秦  昌  改编)
  • 上一篇: 天不藏奸中篇故事
  • 下一篇: 一次奇特的拳击赛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